《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 - 第9章 被死人攔截

溫茶飛身而上,在距離地面足有三尺處,凌空站在深林上方,以地面她剛剛打入的血為引,自身為媒介,鳳眸微動,朱唇輕啟,「凝」

轟隆聲越來越大,由林中地面為中心,一道暗紅的繁瑣陣法,向著四周逐漸擴大。

古老又純樸的氣息撲面而來,一瞬間光芒萬丈,拔地而起,覆蓋了這片土地。

眨眼間這偌大的深林,連同着不遠處那一座宅院,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樹林。

溫茶頂着這艷陽高照穩穩落地,眯了眯不適的雙眼。

在黑暗中待的太久,猛一出現在陽光下,還挺刺眼。

兩年來,她照着他留給她的寶貝們,已經今非比昔了。

不是她吹,她覺得如今自己都能吊打雲晟了!

既然要準備離開了,他的這個地方必然要好好保存,否則日子久了,又得像前世一樣了,荒涼、破舊。

溫茶把這陪伴了自己兩年的地方,隱匿在了陣法里,同時又在入口處製造了一個真實的幻境。

溫茶做完這一切後,手裡把玩着一枚通體玉佩,乳白色的臘梅在陽光下晶瑩透剔,顯得栩栩如生,仔細一看,這上面刻着一個不大不小的白字。

她前些日子發現周圍有個強大的殺陣,這玉佩是她闖入陣後才發現的。

十幾具屍體,隨着時間流逝,早已化成了森森白骨,只有這一塊玉佩,安靜的躺在屍體旁。

出來後,位置她仔細勘察了一下,發現就在那宅子的門口處。

看來是雲晟自己列的殺陣,就為了以防別人私闖。

還好她當時並沒有好奇的闖入,否則自己就跟那些人一樣了,死了許久都沒人發現。

不過……

這些人,根據屍骨來看,顯然就是兩年前白糖派來的人。

看來有些血海深仇,隔了那麼久,也該提上日程了。

讓對方蹦噠了那麼久,是她的錯!

不知道京都里的她還好嗎?

有沒有因為容貌這事自殺?

唉,那深可見骨的傷口有沒有留疤?

不過她想,以她白糖的手腕,區區一道疤痕有什麼難的,這天下有的是人雙手奉上珍貴的藥物。

溫茶握着玉佩,彷彿知道了天大的秘密,嘴角無限上揚,露出了森森笑意。

一路上溫茶聽了不少傳聞,什麼攝政王重掌朝堂,當今聖上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又是什麼四國相會。

看來她的重生,的確帶來了一些連鎖反應。

前世哪有什麼四國相會,只有三國。她所處的地兒,只有一個四處求和的懦弱皇帝。

什麼美人啊,城池啊,個個往外送。

還有攝政王在兩年前就不問朝政了,最後乾脆消失了,至於去了哪,沒人知道。

而蠻北的那個痛苦之地,按照前世的走向,這個時候她已經被打斷四肢囚禁了。

溫茶聽着打探回來的消息,不曾想也有着關於自己的話題。

弒父殺妹

狼子野心

不念舊情

心狠手辣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