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 - 第8章 不辭的而別

夜幕降臨,古色古香的房間內,溫茶一人正滿臉不安的躺在床上,一雙小手胡亂的揮舞着,彷彿要把什麼用力的抓住,不讓他再次溜走。

雲晟悄然無息的進來,把幾本書籍放在溫茶的枕頭旁邊,正欲離去,手腕卻受到了大力的拉扯。

「雲深…不能…求…雲深…」溫茶一把抓住雲晟的右手,彷彿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活不願撒手。

雲深?

雲晟嘎然停住腳步,順着那纖細無骨的小手向下看去。

只見她巴掌大的小臉,像窗戶紙似的煞白。眉頭緊鎖,雙眸緊閉,一行淚珠不斷的從眼角滑落,浸**大片枕頭。

她那蒼白無血色的唇瓣,也滲出點點鮮血,整個人被無盡的悲傷籠罩着,求死意志強烈,這讓雲晟不得不出聲。

「溫茶」

「雲深…別丟下我…雲深!」

溫茶撕心裂肺的尖叫出聲,雲晟一個不慎,被她拉倒在床上,頓時女子的馨香之氣撲面而來,近到他能聞到她身上還有着淡淡的蓮花香氣。

他迅速反應過來,在她上方半支起身,這才沒有壓到她。

溫茶抱住雲晟的一隻手臂,情緒也漸漸恢復了平靜,夢裡溫茶甜甜的笑了一聲「嘿嘿,雲深,再也不分開了」

感受着手臂的溫度,雲晟那淡漠無波的銀白眸子,就像被人丟了一塊石頭,此刻泛着點點漣漪,沒一會兒便歸於平靜。

就這樣溫茶滿足的睡着,雲晟側躺在她的身邊睜着眼睛,一夜到天明。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溫柔的撫摸着床上的人兒。

溫茶睜開睡眼朦朧的雙眼,伸了一個懶腰。

摸了一下發疼的唇瓣,竟是做夢了。

換作平常,她都是驚醒的狀態,沒想到昨夜自己睡得挺安穩,果然,手無寸鐵的女人,最好睡覺。

溫茶搖了搖頭,起身下床,頭一扭,便看到床邊有着一摞書。

這是?

溫茶一臉疑惑的伸手去拿,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

上古捲軸!

這…這不是前世雲深拿給她的那本嗎…

溫茶拿出最上面的一本,再往下看去,驚喜被懷疑代替。

她粗略的翻閱了其他幾本書,內心十分的複雜,沒想到其他五本竟是上古捲軸。

這些她都在那洞裏面見到過。不同的是,之前只有一本,如今多了五本。

其中兩本記載着許多上古心法,一本教人如何重塑經脈,再次涅槃而生。

至於剩下的那三本……雲深曾說 這些不適合她。

所以,雲晟?

是他把陣破開了啊。

想來也是,那麼強大的一個人,隨時都能列陣,又何止不能破陣呢。

他不是懷疑自己是敵人派來的卧底嗎,咋不趁機把自己嘎了,怎麼會那麼大方的把這些送給一個敵人。

難道就不怕她學會了後,反倒一耙??

溫茶把書藏好,百思不得其解。

穿過彎曲的走廊,兩旁的花骨朵爭相開放,院內高山流水,花香四溢。

溫茶深吸了一口氣,聞着這清新的空氣,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沒人?

溫茶逛遍了整座院子,也沒見到一個人影,之後又去了山洞,發現也沒有人。

不管為什麼原因,他幫了她,本來想親口對他說聲謝謝呢,沒想到這一連三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