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 - 第5章 善顛倒是非

「侯爺」

「嗯」

侯爺上朝回來後,前腳踏入門口,後腳管家便上去恭迎。

「大小姐可是回來了?」

許久沒見他那乖女兒了,怪想念的。

「回侯爺,大小姐是回來了,不過…」管家欲言又止,白粥見狀,爽朗的笑道,

「老劉,為何吞吞吐吐,這可不像你的性子啊,可是糖兒出事了?」

「回侯爺,是的。大小姐不知為何原因,自從回來後,這些日子一直閉門不出,就連平時最喜愛的鳥兒也不逗了。」

被下令燒死了。

這句話他可沒敢說。

白粥一聽,這還得了,屁股還沒坐熱,腳下也不含糊,朝着白糖的糖馨園走去。

屋內的白糖此時並不知道,她的父親正在焦急的趕來。

見時候差不多了,白糖漸漸停止了蠱蟲對她們的攻擊,自己抬手戴上面紗。

「今日就放過你們,若是這件事辦差了,你們都等着全身的內臟被食完吧!」

「是!」

幾人咬着嘴唇,悄悄的鬆了一口氣,蒼白無血色的小臉頓時好轉了一些。

幾乎一瞬間白粥推門而入,看着這滿地的狼藉,心疼道「糖兒這是怎麼了?快給為父說說,為父替你出氣!」

白糖一看來人是父親,她收起了先前的爪牙,眼眶微紅,擁抱着自己的父親,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珍珠,砸在白粥的衣襟上。

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她朝着四人的方向,一雙眸子暗了又暗,滿是警告。

「回侯爺,是奴婢們打掃之時不小心,碰碎了大小姐最喜愛的玉瓶,這才惹惱大小姐,奴婢知錯,請侯爺責罰!」

夏菊眼疾手快的說道,白糖表示非常滿意。

「是的,父親,女兒好不容易得來一尊琉璃玉瓶,就…就這樣沒了……本想等父親生辰,女兒再送給父親呢,這下……」說罷,白糖便無聲的哭了起來。

白粥聽後滿臉欣慰,都不是小孩子了,還如同孩童般一樣在他懷裡撒嬌,不像話了!

心裏這樣想,嘴裏卻樂呵呵笑道,

「糖兒沒事,就一琉璃瓶,不必傷心」

「你們下去吧,本侯這次就罰你們四人三個月的月銀,以後做事可要當心!再犯此錯,逐出侯府!」

「謝侯爺!」

「父親真好」

白糖破涕為笑,離開白粥懷抱的時候,不小心勾掉了臉上的面紗,她慌忙的拿袖子想要遮擋,卻被白粥眼疾手快的拉下,怒吼道

「誰幹的!」是誰敢動侯府嫡女!敢動他白粥的寶貝女兒!

「爹…爹爹」

白糖滿臉驚慌失措,用力掙脫白粥的手腕,不一會兒白皙的肌膚便紅了一片。

「糖兒,你…你的臉怎麼回事?是誰?是誰如此對你?告訴爹,爹給你報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