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 - 第10章 兩年後相遇

這輩子,

錯,是三輩子在一起她都沒那麼無語過,真的!她發誓!

溫茶在前面無語的走着,北凝在後面寸步不離的跟着。

是不是覺得像個女子的名字,不,你們錯了!

其實他是男子。

「茶茶,小茶兒~你別生氣嘛」

「雖然我只記得自己的名字,但是以後我會記得啊,茶茶你說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自己遊盪了多久,沒有十年估計也有五十年了,時間太久了,小茶兒就體諒一下我這個老人唄」

「我沒有壞心思,不會害你,不過是見你能看見我,這才跟了上來。畢竟,我遊走這人間幾十載,你是第一個能看到我的呢,小茶兒,我太激動了!!!」

北凝瞧着這些沒見過的小玩意兒,唏噓不已,嘴下也繼續喋喋不休的說道,

「想當年,我還是一個遊魂時,這邊還沒那麼繁華呢」

「你說讓我幫你報仇,我答應,等你一切想起來再告訴我。不過現在你能不能安靜會?」

眼看他越說越離譜,越扯越牛p,溫茶頭疼的按了按腦仁。

造孽啊,這是她報仇路上的絆腳石吧。

起初人形狀態,她還以為他是比較厲害的那種,沒想到只比那怨氣強了一點,一個化成人形的魂!!!

怪不得感受不到他身上有絲毫怨氣,跟一塊抹布似的,乾淨的很。

北凝聽後露齒一笑,眼角上揚,媚態橫生,「那作為回報,我送你一樣東西,以後我就在裏面了,小茶兒有事可以喚我,我隨叫隨到」

說罷,化為一團黑霧,消失在溫茶麵前,隨之而來的是一隻碧綠色的鐲子。

不等溫茶拒絕,它便自動的套入她纖細無骨的手腕,縮成了合適的大小。

待溫茶反應過來後,無論她怎麼摘取,它就跟死皮膏藥似的脫不下來。

算了,看他也沒有什麼壞心思,左右不過是一抹遊魂,留在身邊也不是不可以。

一個栽魂的手鐲而已,溫茶也就隨它了。

可是溫茶沒想到,未來的某一天這隻手鐲裏面栽滿了一個又一個的鬼…………

由於北凝的打岔,溫茶想辦的事情並沒有辦成,只好改在了第二天子夜。

正所謂人倒霉時喝涼水都塞牙縫。

但是對於溫茶來說,卻是個意外的驚喜!

夜裡,依舊是兩兩三三的人群,出入在煙花柳巷之地。

溫茶隱匿在黑暗之中,像一隻鷹在等待着獵物的出現。

她的人告訴她,蠻北之王微服出巡,秘密來到了這兒。

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白糖!

畢竟前世的時候,白糖早已和擎蒼勾搭上了。

只是沒有了她這個導火線,白糖又是如何搭橋的呢。

擎蒼又還會許諾她王后之位嗎?

可惜前世到死也永遠都不知道,白糖的野心並不止於此。

來了!

溫茶消失在夜色中,朝着最**的兩個人而去。

院內,

一男一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絲毫沒有發現危險即將來臨。

男子寬大粗獷的身材完完全全把女子嬌小的身影遮住,餘下幾縷粉色的羅裙。

悉悉索索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極為明顯。

女子明顯招架不住,身體發軟,擎蒼及時的拉住她那纖細的柳腰,猶如餓狼一般繼續啃食着到嘴的食物。

輕車熟路,一路往下,就猶如一顆煮熟的雞蛋,被人剝下了外殼,令人品嘗。

「蒼哥哥」白糖囈語一聲,微冷的秋風也沒能吹散她此刻火熱的軀體。

少女獨有的嬌弱嗓音,帶着讓人慾罷不能的情緒,摧毀了他最後的理智。

擎蒼再也等不及了,欺身而上。

月亮高空掛起,院內熱火朝天。

溫茶來的已經很快了,沒想到他倆更快!

立馬轉過身去,不再看他倆在那兒上演活春宮。

溫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瑪德!

這得猴急成什麼樣?

在這煙花之地就算了,還光明正大的在院子里!

耳邊聽着少兒不宜的聲音,她的一張小臉逐漸泛紅。

活了那麼久,自己還是個純情的人兒,第一次偷聽牆角,真是造孽哦!

不知過了多久,溫茶感覺自己都蹲麻了,耳根子終於清凈了。

她轉身抬起頭,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