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少甜妻滿級大佬》[喻少甜妻滿級大佬] - 第5章 你好日子到頭了

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暗下來,一陣狂風捲起,撩起南頌的白衣和黑髮,伴着她陰涼的聲線,整個人形如鬼魅。
「啊——」做賊心虛的南雅捂着耳朵失聲尖叫,推開後面的兩個人,跌跌撞撞地往裡跑。
而秦江源已經嚇傻了,痴呆一般地看着南頌,「不、不是我害的你,別來找我……」
他情急恐懼之下,抓起旁邊的鵝卵石就朝南頌砸過去,南頌抬手準確無誤地接住,眼睛一眯,對準秦江源的腦袋就丟了過去!
「啊——」
又是一聲尖叫,準確的說是三聲尖叫,站在門口的另外兩個,看着鮮血從秦江源的腦袋上淌下來,也驚的差點沒站穩,求生欲極強地往後退。
秦江源捂着腦袋,只覺得腦袋殼要裂了一般,伸手一摸全是血,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緩緩行至他眼前。
他倉皇地抬起頭,對上南頌清冷的眉眼,終於清醒過來,「你、你沒死……你還活……活着。

南頌居高臨下地站在他面前,看着這個曾經追她的時候無比殷勤,後來又因愛生恨為了利益想要親手毀掉她的男人,冷冽的眼中沒有一絲光。
「秦江源。
」時隔三年,她再一次喊出他的名字,「很遺憾地通知你,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三年前,就是他和南雅聯合起來誆騙她去爬山,想要把她推下山崖造成她失足墜崖的假象,她當然沒死,但這不代表他們無罪。
作下的孽,犯下的罪,遲早都是要還回來的。
這些賬,她會一筆一筆地跟他們算清楚。
這一天,玫瑰園裡雞飛狗跳。
南頌一回來就沒閑着,派了施工隊,將她父母和原本自己的房間清掃出來,至於南寧柏和南雅的東西,通通丟出去!
「啊……我的珠寶、我的衣服、我的包包……你們幹什麼?!」
南雅那些珍愛的寶貝被施工隊像垃圾一樣地丟掉,她的心都在滴血,指着南頌目眥欲裂,「你一回來發的什麼瘋!我都在這裡住了三年了!」
南頌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閑適地翻着目前南家莊的人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