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少甜妻滿級大佬》[喻少甜妻滿級大佬] - 第2章 大小姐歸來

南頌定了定神,打開電腦,十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着,直接黑進監控系統,抹掉了所有自己經過的痕迹。
她乾乾淨淨地離開,就如她當初乾乾淨淨地來。
「先生,夫人走了!」
翌日一早,收到消息的喻晉文從醫院回到公館。
推開房間的一剎那,就聞到一股清新怡人的玫瑰花香,這是南頌身上的味道,聞了三年他已經習慣。
主卧他很少踏足,都是南頌親手布置,整個色調也和別的房間不一樣,明黃色的床單被褥透着一股寧靜溫暖的氣息,又乾淨整潔,是她的風格。
只是他沒有駐足停留,更沒有欣賞的興緻,而是徑直走到了床頭。
離婚協議書上,女人已經簽了字,而他親手簽下的那一千萬的支票,原封不動地放在那裡。
一枚精緻透明的玫瑰印章擱在床頭,底部印着「喻晉文印」四個大字,側面的白玫瑰雕刻的栩栩如生,技藝不凡,他忍不住摩挲了一下,玉是極好的和田白玉,清明透亮,放在掌心涼涼的,難得的是底部竟還有紅色的紋路滲進去,在陽光下彷彿一朵紅玫瑰在裏面婀娜綻放,既神奇又漂亮。
她喜歡玫瑰花,他知道,院子里種了一片,但他從沒送過她一束。
印章底下壓着一張卡片,他拿起來,打開,只見上面娟秀的字體寫道:「三周年快樂。
阿晉,再見了。

喻晉文看着那兩行字,眸光一挑,目光看向擺在床頭的日曆,陰曆四月初十,好像是他們領證的日子,一晃竟然三年過去了。
他握着手中價值不菲的和田玉,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她從哪來的錢?
每個月的家用他並不少給,只是裏面的錢很少動,女人的說法是她在家裡不愁吃也不愁穿,沒什麼需要花錢的地方,賬戶上也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