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少甜妻滿級大佬》[喻少甜妻滿級大佬] - 第1章 被離婚

「離婚吧。

結婚三年,男人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清清冷冷的三個字說出來,沒有一絲人情味。
南頌站在喻晉文身後,盯着他高大挺拔如松的背影,看着他映在落地窗上冷峻無情的容顏,只覺得一顆心涼到了谷底。
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無聲地蜷成拳頭,發著抖。
她最怕的一句話,終於還是來了。
男人轉過身來,面容便更加清晰,這一張立體完美,稜角分明的俊臉,即使朝夕面對了三年,仍是令她心動不已。
「可以,不離嗎?」
南頌艱澀地從喉嚨里梗出這句話,眼睛裏是搖搖欲墜的光,卻還透着希冀。
喻晉文眉心一折,清冷的眉眼在女人素顏的臉上一頓,最終落在她發紅的眼睛上,眉峰又是一蹙。
即使是素顏,南頌依舊是好看的,她不是濃顏系的大美女,但膚色白皙,純凈無暇,是看着很舒服的那種長相。
她就這樣睜着一雙澄澈又倉皇的大眼睛看着他,眼裡充滿祈求,右眼角底下一顆淚痣,黑長直頭髮垂在耳邊,柔順的沒有一絲攻擊性。
可在男人眼裡,這是一個柔軟而又木訥的女人。
作為妻子,她沒什麼毛病,可他就是不愛她。
三年前他意外出了車禍,高位截癱,醫生說他可能再也站不起來,也是那個時候,他和心愛的女人被迫分開,母親逼他相親,要找一個醫生媳婦照顧他一輩子,他便在一堆愛慕者中挑了一個護工,就是路南頌,因為她毫無背景,也因為她安靜沉默。
「你跟了我三年,也照顧了我三年,一千萬算是對你的補償。

男人說這話的時候眼底的光都不曾動一下,更加看不到對她一絲一毫的情意,「或者,你還想要別的……」
「為什麼?」
南頌第一次打斷他的話,通紅的眼圈透出一絲執着,還有……不甘心,「為什麼非要現在提離婚?」
明天,就是他們三周年的結婚紀念日,她計划了好多,甚至她還想,三年之後又三年,二十個三年,就是一輩子了。
「你知道,我愛的人不是你。

男人冷冷的腔調透着無盡的冷漠,他甚至連一絲希望都不肯留給她,「萱萱回來了,我要娶她。

南頌像是被雷當頭劈了一刀,單薄的身板承受不住這分量,晃了一下。
她巴巴地守護了三年的婚姻,抵不住人家一句——「我回來了。

「先生……」
管家急急地過來稟告,「卓小姐剛吃下去的東西又吐出來了,還咔血了!」
男人沉靜的臉色有了一絲皴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