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桑驍墨辭》[俞桑驍墨辭] - 《驍少深情難訴》免費試讀第2章 非常意外子分第2章

沒再看她,沉聲吩咐服務生,「把門帶上,外面鬧騰。」

俞桑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和他談志願的事,現在不過是臨門一腳,怎麼能讓他真把自己關在門外?

這麼一想,提步,進去了。順手把門給帶上。

驍墨辭眉眼鬆動了些。

胡雨深看着牌面,笑,「三爺這手牌打得漂亮。『欲擒故縱』這招在牌桌上玩得爐火純青啊。」

驍墨辭自是知道他這話什麼意思,沒往下接,目光幽幽轉向酈司楷,「把煙滅了。」

酈司楷就不是個能忍得了煙癮的人,「抽一晚上的煙了你也沒吱聲,這會兒讓我滅煙,會死人的。」

驍墨辭沒和他廢話,乾脆掐了他的煙頭,摁滅在水晶煙灰缸內。

酈司楷吐槽,「怪人,平時也沒見你少抽。」

沈思澤和胡雨深兩人互看一眼。

三爺這莫不是為了某位青少年身體健康作貢獻?

怪!

怪極了。

驍三爺什麼時候對哪個人有這心思過?

兩人的目光,含着探究,不約而同的投向俞桑。

俞桑根本沒聽驍墨辭和酈司楷那些對話,徑自走到驍墨辭身邊,站定。

「三叔,我想和你談談。」強制壓下往日面對他時的害怕,此刻的她,郝然一副豁出去的樣子。

「嗯。」驍墨辭只從鼻腔里『嗯』出一聲,不咸不淡。

她深吸口氣,垂目看着他。

這個男人,哪怕是坐着,她站着,那份氣魄也足夠懾人。

她做足了心理建設,開口,「我想重新填志願。拜託您和教育署打聲招呼。」

驍墨辭捏着一張七萬不耐煩的扔出去,目光不偏不移,「非念B大不可?」

「非B大不可。」她目光堅定。

「如果,我說,非A大不行呢?」

驍墨辭是個非常難揣摩心思的人,所以俞桑根本不費力氣去猜測他心底到底什麼想法。只堅持自己的想法,「三叔,您是長輩,對我一直有養育之恩。若是平時,您對我有什麼要求,我一定一口答應。可是……」

驍墨辭剛毅的面部線條繃緊。

只聽到少女緊接着道:「這次,不可以!」

「就為了明川?」

每一個字,都冷硬,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