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桑驍墨辭》[俞桑驍墨辭] - 第10章 安眠藥(2)

p> 兩個字,乾脆有力,寒冷刺骨。

若是別人還好,落入驍磊之手裡,根本就是羊入虎口。

驍磊之和他素來不合,對小丫頭也早就垂涎三尺,如今俞桑落在他那兒,不知道他會打什麼主意。

很快的,俞桑洗完澡出來。

身上穿着驍磊之的睡袍。睡袍很寬大,很長,將她襯得越發的嬌小。原本綁着的馬尾,現在鬆開來,半乾的披在肩上,黑亮宛若瀑布。

剛洗完的她,素凈而又清新。純凈得直撓人心。

驍磊之坐在沙發上,看到這樣的俞桑,只覺得眼前一亮。很久,視線都無法從她身上抽離。

俞桑察覺出異樣,抬目,對上他的視線時,微怔一瞬。但是,驍磊之已經快一步的收斂了情緒。

起身,將沖好的牛奶給她遞過去,「剛沖的,趁熱喝了吧。我已經讓廚房準備了些吃的,不管有沒有胃口也去吃點。你這個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語氣儼然一副稱職的長輩叮囑晚輩的那樣,快速的打消了小丫頭的警惕心。

「謝謝四叔。」俞桑沒多想,喝了牛奶。

聞到香味,也是真的餓了。自從昨晚關起來,到現在,她就是粒米未進。再沒胃口,現在美食當前,也熬不住了。

雖覺叨擾,但還是依言坐下。

吃了一會兒,俞桑只覺得整個人漸漸渾渾噩噩起來,不斷的打呵欠。

昨晚未眠,本來精神就不佳,但她沒想到瞌睡來得這麼快。

「樓下的房間已經讓傭人收拾好了。我看你這麼困,也別勉強,去睡會兒吧。」驍磊之別有目的的勸她。

俞桑原本還是強撐一會兒,可是,一起身,只覺得困得走不動路了。

最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躺下的。只知道,一沾到枕頭,她立刻睡了過去。

昏沉得沒了知覺。

……

俞桑安靜的平躺在床//上,睡得深沉,呼吸安詳而平和。

驍磊之坐在床沿,盯着那張小臉瞧,目光越發深遂。

難怪驍墨辭那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性子竟然破天荒的養了這小丫頭在家。

她太美好了。美好到就這樣看着,就覺得世間平和,靜無紛擾。

情難自已,驍磊之探手摸俞桑的臉。

呼吸一下子就重了。

「果然是個撩//人的小妖精……」他感嘆。啞了聲。

俞桑睡得深沉,渾然不覺此刻有個人正在打自己的壞主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