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桑驍墨辭》[俞桑驍墨辭] - 第10章 安眠藥

俞桑沒接,只打量。

男士的睡袍,應該是他自己的。

雖然是長輩和晚輩,可是,男女有別,她穿多少有些不合適的。

「將就穿一下,雖然是男士的,但還是全新。」驍磊之道,「當然,如果你嫌髒的話,那就算了。」

「我沒有這個意思。」俞桑細聲解釋,聽他這樣一說,也不得不接過去。否則,只會顯得自己太不知好歹。

驍磊之滿意了,「去洗吧,一會兒你就在樓下的房間好好睡一覺。」

「好的,謝謝四叔。」

俞桑轉身去了浴室。被淋成這副樣子,全身濕噠噠的,確實非常不舒服。

能換身衣服於現在的她來說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她不知道的是,身後,驍磊之的目光始終追隨着她。從上而下,最後,落在她光滑細嫩的小腿上。

目光灼//人。

「來人。」

等到俞桑進了浴室的門,不見身影了,驍磊之才抽開視線。

傭人上前。

驍磊之吩咐:「讓廚房端些吃的出來備着。」

「是,四爺。」

「還有……」驍磊之想了一下,道:「家裡是不是還有安眠藥?」

「還有的。」

「拿兩顆給我。」

傭人心裏狐疑,但是,也沒有多問。只順從的把安眠藥送了出來。

驍磊之把白色藥丸拿在手裡把玩着,唇角揚起一抹壞笑。

這小丫頭是被驍墨辭和驍明川定了的,怎麼輪都沒他的份,可越是如此,他驍磊之就越想先玩了再說。

同樣都是驍家人,這種好處,豈甘心讓他們佔盡,卻落下自己的?

……

另一邊。

驍墨辭臉色已經相當難看了。

指尖的煙頭尚未燒盡,就被他摁滅在了煙灰缸內。

「你說……她淋了半天的雨?」

任以森心驚膽戰。

別人不知道驍總對俞小姐的心思,但是他卻是最清楚的。俞小姐這自虐的行為,簡直和虐待驍總無疑。

「……是。不過,萬幸的是半個小時前,她上了驍先生的車。看路線,是往別墅園去了。」

「哪個驍先生?」

「驍磊之先生。」

驍磊之?

驍墨辭神色一凜。面上寒意滲人。整個辦公室,氣溫陡降。

他一語不發,抓了車鑰匙,沉步往外走。任以森一頭霧水,趕上去,「驍總,晚上還有個慈善晚會……」

「推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