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桑驍墨辭》[俞桑驍墨辭] - 第9章 不懷好意

「您放心,俞小姐只是性子倔,但不是沒心的人。您對她的好,總有一天她會明白。她現在還小,18歲連叛逆期都還沒過呢,對您有抵觸也是說得過去的。」

驍墨辭沒有再接什麼話了。

車窗外,迷眼的燈火忽明忽暗的從他眼底掃過。那張非凡的俊顏,沾染上夜的深沉,越發叫人看不穿情緒。

……

俞桑被關了。雖然是自己理虧在先,可是,那種被鎖在小黑屋的感覺,卻還是心酸得讓她每回想起都想落淚。

她是孤女。沒有父母,沒有依靠的孤女。

那一刻,心酸感、無力感、孤獨感,在心裏翻攪着,越發強烈。像是利劍,毫不留情的戳破她這麼多年來所有的堅硬偽裝,直刺心臟最軟的位置。

翌日。

被派出所恭恭敬敬的送出來。

她站在街上,只覺得心裏委屈難消。

不想回去。

再不想見那壞蛋!

而且,那始終不是她的家啊……

她給馮染打電話,想去她家借住一晚。結果,馮染早就出了門,去接她父母。

俞桑羨慕不已。為了不耽誤她的事,把要說的話,全噎了下去。

收了手機,在街上漫無目的走着,遊盪。

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手上的傷,痛得越發厲害。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突然就下起雨來。

陣雨傾盆的沖刷下來,俞桑竟是躲都沒躲,就痴痴的站在雨里。

像是自虐一樣,未眠的她痴痴的承受着那份清涼。

反正,沒有人會在乎,沒有人會疼自己……

不知道淋了多久的雨,淋得整個人都濕成了落湯雞,思緒都昏昏沉沉起來,一輛車,忽然在她身邊戛然而止。

車窗被搖下,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她面前。

「桑桑,上車!」

……

另一邊。

下午五點。

驍氏集團。

「驍總,剛柳媽說俞小姐還沒到家!電話也始終沒有接!」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任以森推門而入。

驍墨辭將文件放下,「她從派出所出來多久了?」

「已經超過五個小時!」

五個小時?!

驍墨辭眉心突突的跳。柳媽居然到現在才來彙報!

很顯然,這小丫頭是在和他抗議昨晚撇下她的事。

可是,昨晚她身上的錢包被扒了,她現在可謂是一分錢都沒有,能去哪?

「找!調攝像頭!立刻給我找出來!」

「是。」任以森不敢怠慢。立刻出去了。

……

俞桑坐在驍四爺驍磊之車上。

驍磊之從車後拿了塊毛巾,遞給她,「擦一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