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墨青生》[雲墨青生] - 第3章 初見

蘇青跟陸雲墨的故事,還是得從頭說起。

為毛是得從頭說起呢,因為啊假如是用倒敘的方式的話,故事情節就高開低走;那如果是使用插敘的方式的話,那看的人就會覺得看着費勁。

所以還是得順序,低開高走,看着也不費腦細胞啊,還能延年益壽。

林市,國內經濟最繁華的都市,商人密集,寸土寸金。

在這高樓林立的城市中,有一個造型奇特,長的像魔方似的大樓,就是華逸地產有限公司-國內地最具實力的綜合型地產開發商之一,從2008年吸收股東資金,經歷三輪融資。截至2008年底,公司總資產超過100億。雖然不能跟四大房地產商相比,但土地儲備面積超過220萬平方米,也是中國地產行業規模最大、盈利能力最強的地產企業之一。目前已經進駐國內20個城市,在建項目超過50個,即將開售的樓盤光在林市就有5個。

魔方大樓是華逸地產有限公司在林市的標誌性建築。

燈紅酒綠的晚上。魔方大樓高9層,每3層高三層寬就代表一個方塊的顏色,如果坐在飛機上看去,就是一塊巨大的魔方放在平地上。

8樓的一間辦公室的燈還亮着。這是一個很大的辦公室,準確的來說是總經理的辦公室。

坐在真皮辦公椅上的人是蘇青的領導-韓琦,他坐在蘇青的對面,正在給她安排這個季度的任務。

『蘇青,這回陸氏集團地產的合資項目就由你來跟進。李經理產假,公司提拔你做項目副經理,你剛好你拿這個項目練練手。我相信你的能力。』

一些客套話,但要是李經理不休產假,估計這個陸氏集團地產的項目也不會由蘇青這個剛入社會未滿5年的人來做,也不會有個項目副經理的掛名,畢竟房地產都是大老虎,個個精明的很,不過他蘇青也幾年也不是白活的,不然怎麼短短4年就能被破格提拔到這個位置。

『放心吧,韓總,我會好好跟進這個項目的。如果有什麼事情我會及時跟您彙報的』蘇青認真的說道。

『好的,蘇青,那沒什麼事你就先回去吧。也不早了』事情交代完,就開始趕人,他也要下班回家了。

『嗯,好的。謝謝韓總』蘇青識趣的說完離開。這個時候,外面都亮起來五顏六色的燈光了吧,又是一天過去,她的自由時間啊。

領導真是慘無人道啊。。。別誤會。。。別以為她就是會瞎叫叫的背後說領導的小人,只不過是心裏暗暗的看透。她可從來不管這些辦公室小事。人生苦短,想要努力往上,就要把時間花在工作上,而不是在背後哎搓搓的說領導壞話。當然,這也是受她男朋友的影響。陳祁總說,不要把時間花在沒用的地方,要把時間花在有意義的地方。有時候他,她都覺得她跟陳祁越來越像,有點,有點,對,有點老夫老妻的感覺。

哈哈哈想到這個,就想笑,怎麼會呢。。。她還沒有結婚呢,她一直在等他。她還記得他當時認真對她說話的樣子,他說,青青,我想給你一個婚禮,給你買漂亮的戒指,給你買漂亮的婚紗,給你拍漂亮的婚紗照,給你一個家,等我們買了房子,我們就結婚,你當我的新娘,最美麗的新娘,好不好。

那個畫面對她來說,深深得刻在腦海里,是的,她願意,願意做他的新娘。願意等他,等買了房子。

天知道,在林市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兩個外地的大學生在這裡想要安家是有多難,一切從零開始,從零奮鬥。在這裡有些人可能一輩子也買不起房,有些人可能需要掏空父母的口袋才能勉勉強強買得起一套剛需;同一個世界的另外一個極端,有些人可能生下來就有好幾套房,父母給他們無盡的財富,讓他們剛生出來就贏在了起跑線上。

而她跟陳祁兩人,也算是這茫茫都市裡的半個小白領,月收入也不低,但是每月除去房租,除去開銷,每個月能攢下來的錢並不多。

她看看銀行卡上的金額,心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擁有自己的小窩。不過, 她相信陳祁,他現在還在努力階段,以後他一定可以給她的。蘇青到家的時候,陳祁正在房間里看書,是的他在考證,一年的備考,正是關鍵的時刻,所以她下班晚了,寧可自己打的回家,也不讓他過來接她,怕影響他看書。

要是考過了,職位上去工資可以翻倍,加上他們的存款,或許明年他們就能擁有一套小房子,想到這裡她就很開心,那他們就能結婚了,在自己的房子里結婚,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值得讓她開心的。

不知不覺她已經走到家門口,從包里找到鑰匙開門。

咔噠一聲,陳祁聽到開門聲,知道是蘇青回來了。『青青,回來了』

『嗯』她很開心,有他在,要是沒有他,她一個人在這個城市,估計早就回老家去了。

陳祁看了看電腦上顯示的時間,10:43『今天這麼晚』

『嗯,總經理安排給我一個新項目,是陸氏集團的』她把包放下,轉頭興奮的說道。

『哇,陸氏集團?那這個項目挺大的,怎麼安排給你,你剛剛升項目副經理沒多久,一般這種大項目都是給有經驗的經理跟進的,避免出錯丟了客戶』陳祁從課件視頻里跳出來,說道。

心裏不由得羨慕蘇青,這幾年,事業發展,蘇青比他順利,她已經升了職,工資是他的兩倍,而他雖然考出了二建,但工資卻不見漲,只有努力考出一建,升項目經理,工資才能超過蘇青的。所以他每天都認真看書。剛剛聽到公司把陸氏集團那麼大的項目安排給蘇青跟進,那公司一定很器重她,想到蘇青的事業發展,陳祁不由得想到自己的處境。

蘇青正在掛脫下來的外套,沒有注意陳祁臉上閃過的灰暗。但她的第六感,明顯感覺到陳祁的失落,自從她工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