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墨青生》[雲墨青生] - 第2章 引子(二)

我叫蘇青,我的老公叫陸雲墨。

陸雲墨應聲回頭『怎麼了』。

但他一下子就愣住了,因為蘇青吻住了他,在他的記憶中蘇青從來都沒有主動吻過他,一直以來都是他主動。

而此刻蘇青竟然主動吻了他,他甚至是有些激動,也不管毛巾不毛巾了,伸手抱住她加深這個吻。他們一起滾進鋪着厚厚鵝絨被子的床單里。

陸雲墨化被動變主動,越吻越激烈,彷彿是要把蘇青吃到肚子里,蘇青竟然親吻了他的耳垂,他激動地不能自己。

『輕點』

陸雲墨臉上露着笑容,沙啞着聲音說『好』。

一場狂熱過後,兩人喘着氣躺在床上,此刻的陸雲墨已經虛脫到不想動彈,額前的幾縷碎發早已被汗水沾濕。

蘇青抬起枕在陸雲墨的手臂上的頭,看着已經精疲力盡卻還冒着汗的男人,說『老公,我想了下,嗯,夫妻本是同林鳥,你有難我這離開你好像不太好。』

陸雲墨認真的聽蘇青說完,摸了摸她的頭,說,『什麼好不好,後面一句是什麼,大難臨頭各自飛。你管好自己就行。我的事不用你管。』

蘇青看着他的臉,她不敢想像他曾經是多麼殺伐果斷,專制霸道,蠻橫無理,如果他變得一無所有負債纍纍,她不敢想像那將會是什麼樣子,想着想着她感覺眼眶濕濕的,她覺得她不該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就算是要離婚,也不能在他最危難的時候。

陸雲墨靠在枕頭上盯着蘇青的表情,看她眼睛迷上了水霧,他有些不舍,是的,這個他費盡心計才娶進門的女人,如不是不得已他怎麼捨得放手。閉着眼睛過了好一會兒才問,『怎麼了。別告訴我你愛上我了。』

『我,我突然不想離了。要不別離了?』已經有幾滴眼淚流了下去,滴在了男人的胸膛。

男人伸出手,大掌按在她後腦上,輕輕一用力,把她攬進懷裡,如果仔細看,發現他的手在抖動,他怕他再看下去真的會吧這個女人拖進地獄離去。現在放手,她還可以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不然,難道要跟着他吃土么。他娶她是想給她過好日子的,不是讓她陪他吃苦的。

陸雲墨咬着牙齒,下巴在她頭上碰了一下,似乎是在糾結,又轉頭,又碰了一下,用冷漠的語氣說道,『你等會把協議簽了,明天抽時間把手續去辦掉。』

『啊?』蘇青亦是沒有反應過來,威脅他『你要想離婚我就把孩子拿掉!』

『孩子,我約個號吧,早點拿掉對身體傷害小。』說著陸雲墨就從床頭拿過手機,開始在APP上預約挂號,『掛明天下午吧,上午去民政局,下午去醫院,住院的話你不用擔心,我找個人陪你。』

『什麼?』蘇青驚訝的從他懷裡坐起身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這男的說什麼,打胎!他不要他小孩了,敢情他是忘了這個小孩是怎麼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