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狼同枕:寵妻上癮》[與狼同枕:寵妻上癮] - 與狼同枕:寵妻上癮第2章   與他有緣分的女人

寬闊的大廳,擺放着錯落有致的傢具,華麗的水晶燈高掛在天花板上,窗外的黑暗,將它所閃爍出光襯得更美。
司徒南坐在紫色的轉角沙發上,耳邊聽着爺爺不斷的嘮叨聲,他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爺爺,您已經說過很多遍了,能不能換個說法?」
看着孫兒表現出來的心不在焉,司徒靜岑手中拿着的拐杖用力在地上敲了敲,看着司徒南的眼神也變的凌厲了些許。
「南,聽爺爺的話,早一點結婚定下來,不要再流連花叢,遍地撒愛。」
司徒南起身坐到了司徒靜岑的身邊,嘻嘻的笑了笑,「爺爺,婚姻大事講究緣分,我總不能為了司徒家的香火就斷送幸福,您說,是不是?」
司徒靜岑轉頭看着司徒南,對於孫兒這個說法不反對,但是……但是哪一個女人才是和他有緣分的呢?
「南,你那麼多的女朋友,就沒有一個和你有夫妻緣分的嗎?」
司徒南身子向後一靠,雙臂環在胸前,他很一本正經的思索着,一秒,兩秒,三秒……久久都沒有得到孫兒的回應,司徒靜岑抬手推了一下司徒南,眼睛中放射出詢問的精光,「怎麼,想到了沒?」
司徒南面帶苦笑,聳了聳肩膀,笑嘻嘻的搖搖頭,「沒有」兩個字從司徒南的口中說出來,然而他得到的結果就是被司徒靜岑的拳頭給揍了一下。
「既然沒有,你想那麼久幹嘛?」
司徒靜岑白了一眼司徒南。
司徒南依舊面帶笑容,他揚起一隻手臂搭在了司徒靜岑的肩膀上,爺孫倆好似相處的兄弟一般。
「爺爺,不要生氣嚒,想要成為司徒家的女人一定要是最賢惠的,最深明大義的,能夠配得上我,我認識的那些胭脂俗粉,玩玩而已,不配成為我們司徒家的人。」
司徒靜岑經過這一次的談話,他算是明白了,想要司徒南結婚,那比登天還要難上幾倍。
罷了,罷了,他這個老人家也只能言盡於此,多說無益了。
司徒靜岑打開了孫兒的手,站起身杵着拐杖就朝着自己的房間走了去。
司徒南轉頭看着爺爺的背影,他臉上放、盪不羈的笑臉不見了,換上的卻是一張平淡無任何波瀾的面孔。
在爺爺不斷提起婚事的時候,他的內心深處好似被什麼撞了一下,很不舒服。
他將皮夾拿出來並打開,看着裏面那張相片,他的唇角揚起來,溫柔的笑掛在了臉上,然而卻顯得那麼悲傷。
在他的世界裏沒有了她,便再也找不到與他有緣分的女人了。
第二天,環宇集團,總裁辦公室內司徒南看着手中的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