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星歸》[越星歸] - 第4章 分別(2)

多,因為經常健身的原因,所以,他毫無疑問的……卡住了。

無論夏怡晨和梁睿怎麼用力都出不來,因為,隨着坍塌越來越嚴重,此時的洞口,沒錯,此時的出口只能說是一個小洞口越來越小,那些建築碎塊十分沉重,根本無法移開。又過了幾秒,梁睿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可能出去了,對着夏怡晨說「你走吧,別管我了,我已經沒辦法出去了」。

「不行,我們才剛剛在一起,我還沒有好好感受,你不能死,我不允許你離開我」夏怡晨的聲音中帶着極度的悲傷,她之前也就喜歡梁睿,但是直到今天,兩個人才在一起,她不想現在就失去他。

夏怡晨拼了命的拽着梁睿的手臂,想把他拽出來,但是這一切都是無用的,梁睿此時出來半個身子,但怎麼也無法再移動一點。

梁睿推着夏怡晨說「快走,不然我們都得死」梁睿之所以出不來,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出口實在是太小了,另一個原因是,他感受不到自己的雙腿了,剛才在後方有許多建築石塊砸在了他的腿上,他頓時感覺到了一陣劇痛,但隨後,他的雙腿沒有了知覺,他知道就算自己出去了,也沒有辦法離開了,反而會成為夏怡晨的拖累,所以他讓夏怡晨不要管他。

「我真的走不了了,但我最大的希望是希望你能活着,快走!」梁睿說完這句話之後,突然從他前方的天空上飛來一塊不算太大的石頭,這塊石頭對着夏怡晨飛來,梁睿頓時慌了,他急忙將雙手抱住夏怡晨的身體,將她用力甩出了不到一米的距離,但是那塊石頭依舊向著這裡飛來,沒有了夏怡晨的阻擋,那這石頭就直直地砸向了梁睿那探出來的半個身子。

「噗」梁睿被那石頭砸的吐了好幾口鮮血,他頓時感覺他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感覺全身十分的沉重。

夏怡晨看到這一幕,眼中流出了淚水。

「不,為什麼,為什麼要推開我,你一定可以出來的!我現在就想辦法,沒錯,你現在是我的男朋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夏怡晨此時已經有些失控,滿臉淚水,早就沒有了之前的樣子,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救出梁睿,這個他喜歡的人。

「快……走,我已經是個殘廢了,你……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費……時間了,這一世……我們沒有……辦法在一起,如果有來生,我希望還……能遇見你,現在,你快走!」梁睿吐着鮮血艱難的喊着。

「不,要死一起死,我不會丟下你的,就算有來生,我也要陪你,就算死!」夏怡晨目光堅定,半分沒有要走的意思。

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已經不是簡單的喜歡了,那是更深刻的感情,他們彼此深愛着對方,但他們兩人都不擅長表達,所以,時至今日,他們才袒露心聲,他們二人都準備好了為對方而死的決心。

「我現在最大的願……我就是讓你……活着,就算為了我,你不要……管我了,我一個將……死之人,不值得」。梁睿身上的的石頭壓的他喘不過氣來,他艱難的說著,要讓夏怡晨走,甚至此時如果不是他的面前還有一個夏怡晨,他此時早已經昏迷了,但是他的意志不允許他閉上眼睛,他想看到他最愛的女人平安。

「不,不」夏怡晨滿臉淚水,此時的她頭髮已經蓬亂,臉上全身灰,但反觀梁睿,她這基本什麼都不算。

梁睿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淺,外界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小,他終於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突然,那遠方的未知飛船發出一道光,照向了梁睿,隨之,梁睿的身體開始開始分解,逐漸變成了微粒。

「如果我還活着,我一定會回來……娶你」

這是梁睿在身體徹底化成微粒之前的最後一句話。

夏怡晨此時臉上不僅全是淚水,而且還有悲傷和驚恐,看着所愛之人在他眼前消散,她怎能不悲傷,但是看着那道光照在梁睿身上,使之化成微粒,她有何嘗不驚恐。

但是夏怡晨也只能看着,看着那束光帶着梁睿化成微粒的身體,緩緩離開,夏怡晨頓時大哭,跪在地上。

「你回來,你……」然後夏怡晨感覺眼前發黑,暈了過去。

「這,難道就是天堂?」

梁睿只感覺身體輕飄飄的,面前有很強的光,他向著光飄去,隨後,他也沒有了意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