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以錯愛度餘生》[願以錯愛度餘生] - 第九章:凈身出戶

  何文靜立即長吁了一口氣,點頭道:「有什麼好的治療辦法嗎?」

  話音剛落,就聽二樓響起了一陣東西碎裂的聲音,以及低低的爭吵聲。

  唐念安納悶的抬起頭,何文靜厭煩的往樓上瞅了一眼道:「不用管,老子和兒子吵架已經成了常事,哼,就當狗打仗,早死早托生,用不着管。」

  話音剛落,就聽樓上傳來一陣重重的腳步聲,須臾,一道頎長的身軀映入了唐念安的眼帘。

  看清對方的樣子,唐念安不由張大了嘴。

  賀涼瀟!

  這也太巧了吧。

  賀涼瀟也是一怔,旋即皺起了眉。

  他早就知道唐念安是何文靜的家庭醫生,只是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她。

  何文靜掃了兩人一眼,不悅的問:「唐念安,你們認識?」

  唐念安點了點頭,總覺得氣氛似乎有些悶。

  賀涼瀟冷冷的掃了一眼何文靜,大步走出了門。

  唐念安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賀涼瀟的在自己的視線中徹底消失,她才回頭說道:「何女士,賀先生是……您的兒子嗎?」

  何文靜厭惡的往外邊瞟了一眼道:「他也配當我兒子。」她重新拿起一支煙,撇着嘴說:「算了,不說他了,看着就心煩,你給我看看我這種情況需要吃點什麼葯,一會我讓保姆去拿。」

  唐念安又仔細的給她檢查了一遍,才按自己的經驗給出了藥方,並囑咐何文靜,如果吃了幾天疼的癥狀還沒有好轉,就趕快去醫院救醫。

  何文靜嗯了一聲,叼着香煙上了樓。

  唐念安皺了皺眉,從年歲上來看,她的確不可能是賀涼瀟的媽,如果不是,賀涼瀟和他們家究竟是什麼關係呢?

  一路疑惑的走到了街口,唐念安根本沒注意到路口停了一輛反着冰冷光澤的黑色轎車。

  車門打開,一隻有力的大手從裡邊伸出,用力一帶,便把唐念安拉到了車上。

  「你做什麼?」唐念安揉了揉因為重心不穩撞到車上的膝蓋。

  這男人剛才不是走了嗎?難道是一直在這裡等着自己出來嗎?

  「你是她的家庭醫生,她的身體狀況你最了解?」

  賀涼瀟停頓一下,接着繼續說道:「我希望你能做她的二十四小時私人護理,薪資方面一定不會虧待你。」

  「我不會去幫你害人的……」想起之前在客廳時賀涼瀟的態度,還有何文靜說的那句話,唐念安就算不了解他們家裡的事情,也大概明白了這兩個人的關係非常惡劣。

  「你也不是特別傻。」賀涼瀟轉頭看了唐念安一眼,眼神似笑非笑,然後又回到了面無表情的樣子。「你放心,只是做私人護理。」

  「那我去找何女士談談。」

  唐念安下了車之後重新回到了那棟別墅。

  賀涼瀟看着唐念安離開的身影,眸光變得深邃,他想要對付何文靜還用不着安插這樣一個有點笨的女人在她身邊。

  唐念安坐在沙發上等着保姆去請何文靜出來。

  何文靜看到她的時候顯得有些緊張。「怎麼了?是不是我的手術刀口還有什麼問題?」

  「何女士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