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以錯愛度餘生》[願以錯愛度餘生] - 第七章:給你五百萬

  他不懷好意的看着唐念安那兩條裸露在外的修長大腿,咽了一口唾液道:「老子本來對你沒什麼興趣,但也不能白白便宜了賀涼瀟那個王八蛋。」

  見他要掀自己的裙子,唐念安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一腳把江一帆踹到了地上,光着腳就往門外跑。

  江一帆捂着肚子,好半天才爬起來,他幾步竄到了門邊,卻只摸到了唐念安的衣角。

  「臭婊子,你給我站住。」

  他穿鞋就往出追,聽到他的聲音,唐念安跑的更快,她倉促的攔了一輛出租,驚魂未定的說道:「師傅,快,往哪裡走都行。」

  司機也是聽話,就一直往前開,眼見就要出了市區,唐念安才驚醒過來。

  「麻煩你,把車開到XX旅店。」

  司機二話沒說,立即掉頭。

  回了旅店,唐念安第一反應便是鎖死了門,在冰涼的門板上靠了一會,她雙膝一軟,頹然的坐到地上。

  淚水很快模糊了雙眼,唐念安捂住臉,肩膀抖動,卻沒有發出一點聲。

  對江一帆,她說不上愛,但也談不上討厭,因為江父和唐父是戰友,所以兩人很小就定了娃娃親,即便江家家世普通,唐家也一直遵守諾言,從未嫌棄。

  父母去世之後,江一帆對她越發的溫柔,唐念安也覺得需要有人支撐自己一下,便順勢答應了江家結婚的要求,誰想不到半年,這樁婚姻就被殘酷的現實給刺的千瘡百孔。

  回想他方才猙獰的表情,唐念安的眼淚反到止住了。

  為了他哭,不值得。

  對江一帆,她的評語只有兩個字。

  那就是——人渣。

  抹掉了臉上的淚水,唐念安走進了狹小的洗手間,清澈的鏡子里,她看到一個青紫交加的身體。

  這些痕迹來自於賀涼瀟,害她的,卻是那個禽獸江一帆。

  想到那個人渣,她忽然想起了那個U盤,如果真的被送到報社,不但是賀涼瀟,她也跟着完了。

  想到後果的可怕,唐念安的冷汗瞬時出了一身,她迅速穿上衣服,撥通了JT前台的電話。

  「你好,我找你們賀總,有急事。」

  唐念安開門見山的說道。

  服務小姐禮貌的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女士,賀總沒在公司。」

  「那請告訴我他的手機號碼。」

  「對不起,女士,我們這裡並沒有賀總的手機信息記錄。」

  唐念安「哦」了一聲,把電話掛了。

  找江一帆肯定行不通,偏偏又聯繫不上賀涼瀟,萬一他明天真的把u盤交出去,可怎麼辦。

  相信沒有哪個醫院願意僱傭一個婚內出軌的女人。

  越想心情越亂,唐念安不停的在地上轉着圈,直走的雙腿發木,才不得不坐回沙發。

  拿起冰箱內的礦泉水喝了一口,心裏的堵門仍沒消減,唐念安實在坐不住,便穿了外衣出了酒店。

  天已經完全黑了,光線卻不暗,四周霓虹閃爍,曲樂激昂,對於一些年輕人來說,一天最熱鬧的時候似乎才剛剛開始。

  年輕人?

  唐念安苦澀的笑了笑,她也不過24歲,心態卻彷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