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以錯愛度餘生》[願以錯愛度餘生] - 第六章:睡了一晚

  唐念安登時瞪大了眼,她拼盡全身力氣去推男人,卻覺腿間一陣刺痛,撕裂般的感覺很快便蔓延至全身。

  「啊!」

  她痛苦的弓起身,無力的呻@吟,已被陣陣皮肉的撞擊聲所淹沒了……

  唐念安初經人事,哪堪這般強悍的衝擊,不知道熬了多久,她終於忍受不住,昏了過去,再睜眼,天色已經大亮。

  陽光透過窗欞飄灑進來,唐念安下意識的抬起手,才發現全身好似散了架,疼的她不受控制的呻@吟了一聲。

  「醒了?」

  黯啞的聲音至床下傳來,唐念安慌張的坐起身。

  床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一個男人。

  他身穿着一件質地良好的白色睡袍,想是剛洗完澡,頭髮上的水滴正順着敞開的領口滑落到他健碩的胸膛上,他隨意的擦了一下,目光淡淡的看向了唐念安。

  四目相對,唐念安不禁驚叫出聲。

  「啊!是你,為什麼是你……」

  賀涼瀟一臉陰沉。「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是你?」

  唐念安迅速的用被裹住自己,顫聲問:「這是怎麼回事,江一帆呢?」

  賀涼瀟臉色更沉。

  「就憑他,能住得起這種房間嗎?」

  唐念安的臉頓時變的慘白,既然房間不是江一帆開的,那他為什麼會給自己打電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外面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賀涼瀟臉色微變,與此同時,他的電話響了。

  「賀先生,江經理人在門外,他說一定要見到您。」

  「江一帆。」

  賀涼瀟五指併攏,指節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他竟敢擺他一道,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讓他等着。」

  賀涼瀟掛斷了電話,當著唐念安的面就開始換衣服。

  唐念安驚呼一聲,捂住了臉,通過對方的隻言片語,她已明白了敲門的是誰。

  三分鐘後,賀涼瀟穿戴整齊,走出了卧室,唐念安趕緊放開手,驚慌失措的去撿自己的衣物。

  聯想到昨天的電話,她已經明白,這一切都是江一帆的陰謀,目的就是逼賀涼瀟收回辭去他的想法。

  為了一份工作,他竟能犧牲她的身體,這種人簡直禽獸不如。

  唐念安又驚又怒,花了一些時間才把衣服穿好,她光着腳跑向了客廳,卻見賀涼瀟已經回來了。

  「看看吧,這就是你的丈夫江一帆,哼,真讓人噁心。」

  他舉起手機,唐念安頓時看到了一段視頻。

  視頻里江一帆被踹倒在地,涕淚齊流的求賀涼瀟不要打他,還說會立馬滾出TJ,再也不敢出現在他的眼前。

  視頻結束後,唐念安別過了臉。

  「我和他已沒有任何的關係,他是死是活都和我無關。」

  賀涼瀟收回手機,神情略微煩躁的說道:「你能這樣想最好,昨晚就當是一場意外,前邊的事,一筆勾銷,從此以後,咱們互不相欠。」

  唐念安心神頓松,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