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以錯愛度餘生》[願以錯愛度餘生] - 第五章:寧可辭職

  「知道了。」唐念安掛斷電話,就去拔手上的針。

  賀涼瀟皺眉。「你要幹什麼?」

  「一個患者出了點事,我必須馬上回趟醫院。」唐念安沒說許靜的事,這種事說出來也只會落人笑柄。

  她利落的扯下膠布,拔下針,用一隻手按着上邊的藥棉就往外邊走,賀涼瀟沉沉的看着她,片刻,他鬼使神差的追了上去。

  「反正順路,我送你。」

  他拉開車門,並給自己找了一個拙劣的借口,算是……對她昨晚的補償。

  唐念安沒有拒絕,她快速的坐上去道:「謝謝你了。」

  賀涼瀟板著臉,讓自己回復了原來的嚴肅。

  一路上兩人都沒再說話,二十分左右,唐念安下了車。

  說了一聲「謝謝」便心急火燎的往醫院裏跑,賀涼瀟放下車窗,一直看到她從自己的視線里消失,才調頭離開。

  所有的一切,全都落在了一個人的眼中,他就是躲在某輛出租中的江一帆。

  「這對狗男女。」江一帆咬着牙,怪不得唐念安不怕失去工作了,原來她竟姘上了賀涼瀟。

  陰冷之色在眼角一閃而過,一個惡毒的計劃在心裏慢慢的形成。

  這功夫,唐念安已經來到了院長室,遠遠便見門口圍了一堆人。

  許靜在裡邊哭天搶地的喊道:「這幾天孩子都一直不太吃奶,一定是被你們那個大夫嚇的。」

  眾人七嘴八舌的勸着許靜,也有人說唐念安怎麼那麼過分,居然打人。

  還有人說,這樣的大夫趁早辭了,免得給醫學界丟人。

  唐念安諷刺的笑了笑,這就去人性,從來都不問真相,最擅長的就是人云亦云。

  她用力的咳嗽一聲,對裡邊喊道:「許靜,你不是想找我嗎,跟我出來。」

  人群頓時散開一條縫,沒一會的功夫,許靜就被保姆推了出來。

  兩人很快就回到了v218。

  一進門,許靜便收了眼淚,怒氣沖沖的說道:「唐念安,寧可辭職也不願意幫一帆嗎。」

  唐念安冷淡的說道:「沒錯,這就是你鬧的結果,你該滿意了吧。」

  許靜臉色頓變,她破口大罵道:「唐念安,你這個落井下石的賤人,你以為離了你,一帆就找不到工作了嗎?」她「呸」了一口繼續罵道:「小賤人,既然你不讓他好,你也別想好,你去哪家醫院,我就跟到哪裡鬧。」

  唐念安冷着眼眸道:「許靜,你大可以試試。」她揚起唇,眸中滿是不屑。「我這就去投簡歷。」

  說完這話,她推門走出病房,許靜那殺豬一般的叫罵,頓被隔絕到了門外。

  出了大門,唐念安轉向了另一家神經科醫院,去看弟弟唐念然。

  念然還是老樣子,臉色蒼白,雙眼緊閉,彷彿睡了。

  唐念安拿起他的手,貼到了臉上,不住的摩梭着,她多希望下一秒他就能醒來,摟着她的脖子大叫一聲姐,然後涎着臉,伸出手。「有錢嗎,給我幾百。」

  可惜,這一切,都只能存在唐念安的記憶里。

  回憶着弟弟的點滴,唐念安鼻腔一陣酸澀,眼淚忽然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