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以錯愛度餘生》[願以錯愛度餘生] - 第四章:你死到哪裡去了

  不知何時,外邊下起了雨,豆大的雨點落在唐念安脖子上,她卻渾然不覺。

  直跑的精疲力盡,才靠在路邊的楊樹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她仰着頭,一臉的水跡,已分不清是淚是雨。

  如果父母還在該多好,至少她有事了,還能找到一個可以商量的人。想起了整日沉睡,不言不語的弟弟,唐念安的情緒頓時崩潰,不禁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已經很久都沒有流過眼淚了,因為父親說過,哭是一種無能的表現,但是現在,除了哭,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發生了這麼多事,已超出了唐念安承受的範圍。

  不知過了多久,身邊響起了一陣刺耳的剎車聲,有人沉沉的說道。

  「上車。」

  唐念安麻木的轉過頭,看到了暴露在車窗下的小半張臉。

  「賀涼瀟。」

  她夢囈般的說了一句,隨後又激動的站了起來。

  「你個混蛋,你還來幹什麼,給我滾,要不你就殺了我,殺了我吧。」

  賀涼瀟皺着眉,俊美的臉在街邊霓虹的映照下,顯得變幻莫測。

  「上車。」他重複道。

  「不,你不要過來,走開。」

  唐念安神經質的說了一句,轉身就往遠處跑,沒走幾步,便被人攔腰抱住。

  「你鬧夠了嗎。」賀涼瀟在她耳邊煩躁的說:「如果你死了,誰會照顧你弟弟。」

  聽到弟弟,唐念安頓時安靜了,她像木偶一樣被拽上了車,整個過程都沒有說過話。

  賀涼瀟低低的咒罵了一句,把暖氣開到了最大,慢慢朝遠處駛去。

  他不明白為什麼會對這女人心軟,更不明白為什麼會追出來,如果硬要為自己的做法找個理由,就只有兩個字。

  同情。

  因為她和他母親,有些相同的命運。

  二十幾分鐘後,轎車在一棟豪宅前停下,唐念安卻早已暈了過去。

  在一陣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中,唐念安倏然驚醒。

  坐起身,才發現手背上插了一根滴流針。

  「醒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唐念安嚇了一跳,往床下一看,才發現賀涼瀟竟然也在這裡。

  唐念安張了張嘴,話還沒出口,熟悉的鈴聲便在賀涼瀟的兜里響了起來。

  賀涼瀟看都沒看,便把手機扔到了床上。

  唐念安一臉欣喜的撿起手機,看到來電的人名,眼中頓時閃出一絲怨恨。

  接起來,就聽江一帆質問道:「唐念安,你死到哪裡去了?」

  「我在哪裡,和你無關。」瞅了一眼看向窗外的賀涼瀟,唐念安低低說道。

  江一帆一改往日的斯文,破口罵道:「媽的,你還敢說無關,因為你這個蠢貨,我已被公司提出離職,如果你還想在醫院繼續待下去,就去找賀涼瀟,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都得讓他改變主意。」

  唐念安揚起了唇,笑容冰冷。

  一天前,她想求江一帆,沒找到,在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後,她還會妥協嗎?

  一臉厭惡的把話筒拿遠了一些,唐念安冷冷說道:「那是你咎由自取,要求就自己去。」

  只要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