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緣去夢一場》[緣來緣去夢一場] - 第四章:把這個雜種打掉

從體檢到皮試,最後安排手術,花了沒有一天的時間。

封城脫光衣服躺在手術台上,整個人都是虛幻的。

明明是那個女人縱的火,明明是她該償還的東西,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莫名其妙上了這手術台。

「封少,您確定……不打麻醉劑?」醫生手握着尖細的針管,不死心的問。

「少廢話,快點!」封城不耐煩的皺眉。

麻醉劑,那個女人都生生挺過來了。

他一個大男人打什麼麻醉?

他偏要體會一下,那個女人當初是什麼感覺!

醫生惺惺放下手中的麻醉,小心翼翼的拿起滾軸刀。

……

封城再一次進入寧染的病房,是三天後。

醫生說,再次植皮手術之後,她迷迷糊糊,睡了三天都沒醒。

他裹着黑色風衣,慢慢走到她床前,看着她臉色蒼白的樣子,竟然莫名有些心疼。

心疼?他怎麼會心疼這個女人!

他封城這一輩子,都不會愛上任何人。

更何況,這個女人,目前還有背叛他的嫌疑!

封城深吸一口氣,將這個可笑念頭打消掉。

床上的人動了動,眼皮顫抖,然後緩緩睜開眼睛,對上了封城的一雙眸。

看到他,寧染怔了怔,然後諷刺的扯開嘴角。

「怎麼,還想從我身上割點什麼?」

封城怔愣一下,看到她這副樣子,心底突然湧起一股煩躁感。

他怒極反笑,伸手覆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冷笑着。

「寧染,你還不知道吧?你肚子里有個孩子,兩個月了。」

寧染臉色瞬間大變,她吃力的撫上自己的肚子,緊緊盯上封城,睜大眼睛。

「你…..你說什麼?」

封城俯xiashen,笑容里藏着複雜。

「告訴我,兩個月前,你和誰上過床?」

寧染盯着他,一股突然的寒意從頭到腳襲遍全身,她收緊肚子,顫着嗓音開口。

「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們結婚以來,我從未碰過你,半個月前那一次,你還沒見紅。」封城逼近她,眯着危險的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