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緣去夢一場》[緣來緣去夢一場] - 第二章:不要上麻藥

絕望是什麼感覺,寧染終於體會到了。

是被最愛的人生生鎖在手術台上,被那些冰冷鋒利的滾軸刀,生生剮下一片片肉,一刀一刀,從上到下,剝皮去肉,血淋淋的在凌遲。

「啊……」寧染痛苦嘶喊,四肢鎖滿了桎梏。

她瘋了一樣掙扎,疼到眼前發昏,疼到拼出全身的力氣,都掙不開這鐵錮。

「痛……好痛……」

「封城……你殺了我吧!」

「嗚…嗚……」

她痛的大哭,大叫,痛的嘶吼,甚至大笑,像一個神經病一樣,被禁錮的動彈不得。

她的胳膊早已鮮血淋淋,每一刀落下,都痛的五臟六腑在撕裂。

淚水像河流一樣往下淌,她的頭髮已經被徹底浸濕,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

她死死的盯着門口,漆黑的眼眸被絕望吞噬。

封城離開後,醫生的最後一句話,將她打入萬丈深淵。

「不要上麻藥,慢慢割,這是封少交代的。」

寧染咬着唇,最後一次固執着望着門口,封城離開的地方。

他就那麼恨她嗎,恨到要殘忍的剝掉她的皮,甚至連這皮肉之痛,都要她來承受。

淚水夾雜着汗水,流入她的眼中,刺辣辣的疼痛感襲來。

又一刀緩緩落下,沿着她的肌膚往下刮。

寧染眼前一黑,疼昏過去。

……

寧染做了個夢,夢裡她還是十八歲花一樣的年紀。

有一次封城去她家做客,她就謎一樣的喜歡上了他。

封城喜歡咖啡,她也去喝。封城喜歡穿白襯衣,她也去買了女款的。

封城車禍撞了腦袋,她拼了命的去拖他出來,連焦煙滾滾的車都不怕。

後來,封城牽着林清淺的手,在病房裡發誓:她的救命之恩,沒齒難忘。

寧染瘋了一樣的反駁,解釋,救他的明明是她,不是林清淺,卻換來封城緊皺的眉頭。

她站在那裡抽泣,大哭,他的冷漠像一張巨大的手,撕扯着她的心臟,撕扯着四肢,扯出來火辣辣的痛。

這些疼痛像是催命符,絲絲密密蔓延到左臂。

寧染從夢中痛醒。

她睜開眼睛,望到白色的天花板,空氣里充斥着濃濃的消毒水味道。

「醒了?」聲音從耳邊響起,是熟悉的冷清。

寧染插着氧氣管,低下頭看向自己的手臂,那裡包裹着厚厚的紗布,疼疼麻麻的。

麻麻的,那是上了麻藥的感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