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 - 第五章:姊妹鬥嘴謀嫁娶

晌午過後,清影正為白千芷梳妝,正因昨夜白千芷渾渾噩噩的睡去,今兒才起晚了,倒是讓清影有些不習慣。

白千芷看着銅鏡里,那明媚艷麗的面龐,柔媚的眉,秋眸似水的鳳眸,微抿的薄唇,好一個美人胚子,這好生打扮起來,竟是連她自己都有些迷住了。

正當白千芷還在沉浸時,她的二妹白千雪已經親自帶領眾丫鬟,來到了小院。

「千芷姐姐,出來吧,本小姐來探望你的病情啦。」趾高氣揚的站在白千芷的梧桐院里,萬眾矚目的白千雪嬌笑喊道。

聽到院中的吵鬧,白千芷微微挑眉,嘴角一掀,露出白燦燦的微笑,晃得一旁的清影呆了又呆。

「二妹來的還真快,我這才剛起,她就帶領下人來示威了,清影呀,今兒個你且好好看着,你的主子是如何發威的。」清冷的目光直視前方,緩緩說道。

原本一直擔心的清影,見白千雪找上門來,拉着白千芷道:「小姐,你還是別出去了,二小姐很厲害,會武功,你會受傷的。」

與清影焦急的模樣相反,白千芷然緩步的,向著門口走去道:「清影,莫要怕,會武又當如何,還能將我殺死不成,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任二妹如何折騰,也奈何不了我。」

一句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話,從白千芷嘴中說出,卻多了一份讓人信服,威懾的力量。

聽了白千芷的話,清影點點頭,跟在白千芷身後向屋外走去。出了房門,白千芷便看到,猶如眾星捧月般的白千雪。

撇開了雙眼,故作親近笑了笑,道:「不知二妹妹現在來找姐姐,有什麼事?妹妹莫不是忘了,姐姐掉進河水裡,現在還不舒服么?還是妹妹是來看望姐姐的下場呀。」

而白千雪在聽了白千芷說的這話,臉色微微一變,尷尬的看着白千芷。

白千雪心中詫異萬分,白千芷這小賤人話中有話啊。

此時白千雪心思早已千轉百回,不過眨眼的功夫,她便諂媚的走上前,拉住白千芷的玉手。「姐姐誤會了,千雪的侍女渙青,在姐姐的梧桐院受了傷呢,渙青說,是姐姐院里一個不長眼的賤人打的,妹妹不過是來問問姐姐,是怎的回事呢。」

白千雪,一副純真的模樣。

白千芷看着白千雪做作的嘴臉道:「妹妹說的是何話,這狗亂叫可以,咬人,那就不對了,姐姐不過是替妹妹好好管教管教這條狗罷了,區區一個卑賤奴才,卻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以下犯上,姐姐雖知,妹妹平時教導奴才有方,卻不知這渙青是怎的回事呢,好像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妹妹你告訴姐姐,狗也能當主人嗎?」

白千芷的話字字句句一針見血,原本巧笑嫣然的白千雪,在聽了白千芷的話臉早已變綠了。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曾經任人欺辱的白千芷,嘴會變得這麼惡毒,她的意思在場的人都知道,明明是拐着彎的罵白千雪,明明是一介庶女,還把自己當嫡女看了。

眾人看看白千雪,在看看白千芷,也覺得白千芷的話說的對,白千芷是長女,理應可以管教的。

再看看身為嫡女的白千芷,身邊除了清影一個丫鬟再沒其他,而庶女的白千雪身邊,卻是眾人圍着,好似她才是個柔柔弱弱的女子,而不是一個能武的強人。

看着白千雪變幻莫測的臉色,白千芷假裝卻明白的道:「妹妹臉色怎的如此難看呀?姐姐以為只是一個奴才而已,」

白千雪氣急,忍着想要衝上去掌摑的衝動,繼而嫣然一笑,捂住小嘴咯咯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