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 - 第四章:溫柔似錦贈珍葯

月色如墨,沉沉睡去的白千芷整個人更像是一幅畫,安靜,恬淡,少女的側臉溫婉從容,像是一塊暗自發光的璞玉,正等待時機大顯光芒。

窗外,少年望了一眼已經完全忘記他的主子,老成的嘆息一聲,站在凜冽的寒風中,守衛着。

屋裡,男子放開懷中的白千芷,將她輕輕放在床上,片許,漆黑如墨的眸仁里紫色流光一晃而過,快得幾乎讓人抓不住。

他回來了!

「爺,該走了,再晚,天就亮了。」少年在門外低聲喊到。

「無礙,她睡得較沉,不會發現,本王倒是想知道,她是如何病成這樣了。」低沉悅耳的聲音清清淡淡的,簡短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凜然。

話音堪堪落下,男子清透的視線靜靜落在白千芷蒼白的小臉上,眼底染上一抹複雜,細長的手指落在她的額頭,可剛探過去,卻突然被抓住了。

男子一怔,抬眼就對上了白千芷的視線。

白千芷身體如今還很虛弱,落了水,一直未好,她皺着眉頭望着突然出現的人,男子背着光坐在她的床前,看不清面容,可不知為何,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剛才本因睡去的她,卻因為一直聞到那清新的竹香,才幽幽的轉醒。

「你是誰?」低咳一聲,白千芷啞着聲音問道。

男子愣了一下,突然低低笑開了,清冷的嗓音像是一泓泉水,白千芷渾身蹙然就僵愣在了原地,居然是個男子,還跑來了她的床上,她的唇半晌張了張,才吐出一個字眼,「你……」

最後卻惱怒地抿緊,攥緊了他的手想要看清楚他的模樣,卻突然被點中了穴道,昏迷前,只來得及看到打在他周身的金色輝光下,一抹紫色的流光在他眼底一晃而過。

心口冰冷的寒涼,須臾間被溫暖籠罩,沉沉睡去。

男子望着她終於沉靜下來的小臉,寵溺地嘆息一聲,如玉的手指解開她的衣襟,源源不斷的輸入內力為她取暖。

半晌過後,白千芷的面頰不再那麼蒼白,男子一直緊緊皺起的眉頭才鬆開。

指尖留戀地掠過她的臉,罥煙似黛的眉角,明亮水潤的眼睛,如天鵝一般的脖頸和凝脂似的皮膚,上天簡直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了這個女孩。

「千芷,睡吧。」男子看了最後一眼白千芷,這才收回手,從袖中拿出一個小瓶,放在床榻前,離窗而去。

翌日,午時,白千芷這才堪堪醒來,身子也不似昨日那般冰涼,整個人神清氣爽了些,可是,她迷迷糊糊間記得,她做了夢,就因為一個稀奇古怪的落水夢境,還有那個神秘男子。

想到這些,腦袋又一次沒來由的一陣劇痛,她閉上眼睛,耳邊又一次響起女子溺水前在她耳邊的凄慘叫聲:

「救我,救救我……」

「你們不得好死啊……」

不得好死嗎?白千芷喃喃的重複,最後臉上露出釋然的情緒。

如今看來,真正的白千芷的魂魄已經在影響她,借屍還魂這種玄乎的事她相信,更何況靈魂這一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