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 - 第二章懲治下人儆雞猴

第二天一早,白千芷沒有來的全身發冷。迷迷糊糊間聽見屋外七嘴八舌,似乎在爭吵些什麼。

白千芷頭痛欲裂,艱難的翻了翻身子,只覺得手腳冰涼,像被凍住一樣不聽使喚,下意識的往被子里鑽了鑽,耳膜嗡嗡作響,這會兒倒是依稀能聽見屋外的聲音。

「你快去端個火盆來吧,大小姐現在身子本來就弱,要是寒氣入體,落下病根還了得?」清影拉着一個小廝,着急的看了看屋內,小聲說著,連忙偷偷的將早已準備在衣袖裡的好東西拿出來,塞在小廝手裡。

小廝挑了挑眉毛,暗暗將這事放在心上,臉上還帶着一抹嘲諷,這丫鬟找誰不好,偏偏找上了他,他最見不得這大小姐柔柔弱弱的,一點都不如二小姐和三小姐那般,不會任人拿捏,這說話不免語氣生出輕蔑。

「那我有什麼法子,二小姐這會兒正為了要嫁給五王爺的事兒在房間里快哭背過氣去了,老爺和夫人還有各房主子都忙着趕去勸了,什麼補藥吃穿用度,都往流雲閣里送,各屋丫鬟小廝這會子都忙得團團轉,哪還顧得上大小姐,再說,如果不是大小姐如今這幅鬼模樣,二小姐哪裡落得下嫁五王爺那個魔鬼,都是她害的。」

「你,你,你怎得如此尊卑不分,好歹大小姐是嫡女,你,你們這些狗仗人似的東西,別忘了誰才是嫡長女出身,二小姐不過是庶出,嫁給帝家王爺,那是她修來的福分!」清影氣不過,紅着雙眼睛湊上去理論,她家小姐以前就被二小姐一直打壓着,若不是大小姐不想生出事端,哪裡會淪落到被下人欺負的份上,原想昨日她稟告了老爺夫人,可是區區幾句話就給帶過去了,真是可恨。

「算了算了,不就一火盆嘛,我不想跟你吵,真晦氣。」小廝翻了個白眼,大搖大擺的走了,清影氣的狠狠一跺腳,「二小姐二小姐,就她二小姐是主子!咱們小姐才是嫡出,金枝玉葉似的寶貝,如果不是平日里脾氣太好,今天怎麼會遭這樣的罪。」

怨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白千芷猛地睜開眼睛,慢悠悠地坐了起來,昨夜睡得早,躺了太久突然起身,腦袋一陣暈眩差點跌下床,她趕忙扶住床梁,鏤空雕花大床發出嘎吱一聲響。

正巧清影正往裡走,瞧見眼前這一幕,又急又驚的差點打翻手裡端着的茶水。

原本昏昏欲睡的白千芷早就已經醒來,此刻聽到門口地動靜回過頭來與清影對視,她那雙精緻的丹鳳眼裡,一眼深思,原來為何父親大人不待見她,原來,她是不受寵啊

緊接着白千芷垂下眼帘,濃密的睫毛遮住她眼裡的複雜情緒,再抬頭的時候已經變得無波無瀾。

柳眉一挑,古井無波的眼睛微微眯起來,淡然處之。

清影愣了一下,一時竟然不知道如何反應,白千芷看着眼前端着茶水的清影,瞪着溜圓的眼睛看着她半天沒有反應,忍不住笑了一下,對她招了招手,「別愣着啦,我現在有點頭暈,有點冷,把茶端過來吧,暖暖身子。」

「哦哦,好!」清影回過神來,趕緊點頭,幾步過來,把茶盤放在一旁的矮几上,倒上茶,端給了白千芷。

「剛才怎麼回事?」白千芷笑了一下,抬手摸了摸清影圓溜溜的臉蛋,她的手冰涼至極,沒有一點溫暖,本來就柔弱的身子,在這寒冷的冬天又掉了水,寒氣入體,真正的白千芷怎能不死,更何況她這個冒充之人,整張小臉更是毫無血色,想到所有人都跑去照看二小姐,大小姐卻門庭冷落,沒人惦記,眼淚忍不住唰一下砸下來。

「大小姐,你今日遲遲未醒,清影進屋看了看,這才知曉大小姐全身發冷,高燒不退,定是昨夜又受了風寒,連忙端了熱茶來給大小姐暖和暖和的,等會火盆就來了,讓屋子暖些,也不至於太過清冷了!」

「小姐你先躺在床上歇一會,清影已經去燒熱水了,然後給小姐你擦擦身子,暖和起來,吃點清淡的粥。」清影突然竹筒倒豆子似的說著,逗樂了白千芷,清影這丫頭,有時單純有時又有些寡言,不同的環境,真的能影響人啊。

「清影,我剛才好像聽到了二小姐要嫁給五王爺?」白千芷注視着清影,蒼白無力的模樣卻十分有威懾力,現世,雖然她是盜墓團伙的人,可在隊伍里,其他成員都是聽她的號令,不僅僅因為她知道的東西多,她的手段也是讓人不寒而慄,只是,沒人知道而已。

「小,小姐,你都聽到了?」清影局促不安的戳着衣角,小心的問道,抬起頭又看到白千芷微微點頭,心頭突然一顫,以後小姐都不會問的,鼻子有些泛酸,這才說道「清影也是剛才才知道的,好像是因為大小姐您失憶了,皇上勃然大怒,老爺為了穩住皇上,將二小姐推了出去的。」

「好了,我知道了,清影你先出忙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白千芷揉揉額頭,心思急轉,她不用嫁給帝王家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