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誘寵狂妻:愛妃莫惹火] - 第一章:白家有女魂歸來

白府大宅,白千芷佇立在這座陌生的大宅前。閉上眼,繼而又睜開來,如此反覆多次,終是失望的搖了搖頭。

來到這陌生的世界已是一日光景,腦中還是一片混亂,可還沒等她理清腦中那混亂不已的思緒時,一聲輕輕的叫喚聲響起,這讓白千芷不由得清醒過來。

本能的小心翼翼的收回思緒,揚起一抹漠然的笑意,靜靜的注視着眼前的輕手輕腳來到她身邊的人。

「小姐,你又出來吹涼風了,身子剛剛好些,不免還有些不適,快隨清影回屋吧!」

白千芷靜靜打量着身着青綠色羅衫的清影,不過豆菀年華,就已初顯美人姿態,鵝蛋臉,純潔的雙眸,嘴邊掛着甜甜的酒窩,讓她看起來一副天真可愛的模樣,這就是她的丫鬟,清影。

「嗯!」白千芷看着清影有些拘謹的模樣,竟暫時忘了心頭的事兒,輕嗯一聲,便隨着清影走進白府,回了閨房。

「小姐,這是老爺日前受皇上賞賜的雨山黔茶,聞起來可香了。」看着清影歡喜的樣子,白千芷不住的神傷,一時得有些哀涼勝雪的意思。

她本是一名盜墓團伙的成員,在最後那次探索古墓的過程中,不慎失足掉入玄玉水銀池裡,本以為此生就此了結,卻不想,來到了這個一無所有的世界,朦朧中,她依稀記得腦海中出現了八字「前世過門,今生還債。」

還未明白,整個人就昏厥了過去。

思過及此,白千芷收回思緒,開始細細觀察這屋起來。

入目就是一張案桌,案桌上擺放着些許字畫,筆墨成林。

西牆上當中掛着一大幅山水畫《彩雲間》,左右掛着一副對聯,應是這具身體的主人的墨跡,其詞:「雲上生,水中涯。」

白千芷輕輕咀嚼着這其中的含義,不禁開始有些佩服這真正白家大小姐的文采。

清影輕輕地把茶放在案桌旁矮凳上,小心翼翼的扶着白千芷坐了下來,這才把茶遞過來。

「小姐,你怎地看着自己寫的字入了神去?」

「恩,清影,你說,家中的妹妹們都善武,而我卻是個弱骨頭,只能巧取弄些個文墨,儘是給父親大人丟了臉去。」白千芷點點頭,端着清影遞過來的青瓷茶盞,輕輕地啄了一口,緩緩說道。

清影伶俐的接過茶盞放在一邊,笑道:「小姐素來溫婉典雅,不爭不搶。與二小姐和三小姐性格也不同,自然是向著自己的性格去做了。雖說小姐是武將世家出身,可有誰規定了女子一定得舞刀弄槍的,要清影看呀,清影就歡喜小姐這樣,大家閨秀才是對呢。」

「好一張伶牙利嘴,我怎不知,以前清影這般會說話逗人取樂了。」白千芷打趣清影,不出意外,自己要在這異世生活下去,這清影或許會起很大幫助。

白千芷眼中閃過一絲愁容,她得開始適應。

看着面前如此神情的大小姐,剛才還喋喋不休的清影趕忙收起自己的情緒,關切的問道,「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身子還有哪些個地方不舒服,才剛掉水沒個幾日,想來是還有些難受。」

清影伸出手探了探白千芷的額頭,搖搖頭說道,「並未犯燒,那是哪裡不舒服呢?」

「哪裡都舒服,就是記憶開始漸漸模糊,所以剛才,我才會盯着自己寫的字入神,看着熟悉,竟是有些想不起來是何時作的了?」白千芷冥思苦想的半會,故作苦悶之色。

一旁的清影顯然被白千芷的話給驚倒了,趕忙又幫白千芷把起了脈,神色也愈發的凝重,生怕漏了一絲一毫的蛛絲馬跡,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慢慢舒了口氣,表情也放緩了下來,看着一臉苦悶的白千芷,不由得嘆了口氣。

看着白千芷的目光又複雜了起來,頓了好一會兒才聽見清影繼續說道,「小姐,既然你記不清了,那清影再來跟你說吧,你有什麼記不得的只管跟清影說便是。」

「這裡是鳳幽國國都,小姐你是白府的長女,閨名喚白千芷,白府是將軍府,而且小姐你,你自小跟五皇子定下了婚約。」

說到這,清影臉上閃過一絲溫柔,頓了一下,她神色凝重的對着白千芷說道,「五皇子是這皇室里的一個特殊的存在,不知為何,這帝王家的其他皇子公主極其懼怕他,也就只有三皇子不怕,其他的清影也不知了。」

此刻白千芷也沉思了起來,清影說的話和這具身體的主人的意識都很吻合,只是,真正的白千芷的記憶里,並沒有五皇子這個人的任何記憶,這叫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