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首席霸寵嬌妻》[億萬首席霸寵嬌妻] - 第十章 他喜歡的女人

  又能改變什麼?

  她拚命地想要睜開眼,可,眼皮像被注入膠水一樣,怎樣都無法睜開。

  身體一會冷一會熱,哪怕她蓋着一床大厚被子,可還是會因為莫名的因素而顫顫發抖,渾身上下哪都疼,可一時半會又描述不清到底是哪種疼。

  不舒服,很難受,腦袋裡像是有一堆漿糊那樣。

  她是不是已經死了?

  是的,她有點後悔了,自己應該洒脫一些,不該在衝動之下說出林可兒與范瑋承有染之事,否則繼母也不會因此生氣鼓動父親將自己趕出家門,如果不被趕出來,就不會遇到後面的事了。

  離婚又怎樣?

  她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向靠的是自己,可如今,她連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住所都沒有了。

  現在來說後悔,一切都晚了。

  他們逼死她不要緊,父親他一個人怎麼辦?

  狠心的繼母,和別有用心的妹妹會不會因為嫌體弱多病的他是個累贅而將他趕出家門?

  不,不,不可以,父親已經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他有嚴重心臟病,經不起一點言語上的刺激。

  一旦被他知道這些,那簡直就是致命的下場。

  「不,不,不要……我真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你們不要含血噴人……」一直處在昏迷中的林安然,突然不停地揮動小手,嘴裏更是大聲喊着一些什麼。

  她已經被趕出了家門,一天之內親情愛情都沒有了,她林可兒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可,她還是那麼殘忍,那也是她的親生父親啊!

  「林可兒,我求你,求求你……我什麼都讓給你,不要再去傷害父親,他那麼愛你,疼你入骨,你怎麼忍心傷害他?」話說到最後,只剩下凄慘的哭泣。

  誰也不知道,林安然的夢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以至於她會哭的如此嘶聲裂肺。

  這時,一雙大手緊緊握住她不停揮舞的小手,握上之後,便再也沒有鬆開。

  去而復返的柯冷佑看着漸漸安靜下來的林安然,一想到她剛才不停求饒的話,心裏莫名的有幾分說不出的滋味。

  按說,他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公司里還有大堆的事情等着他處理,可就是忘了拿一件文件回來,才發現她竟燒到說起了囈語。

  心,像被針扎一樣的疼。

  柯冷佑用手捂着心臟的位置,不可置信的看着臉色蒼白的小女人。

  她看起來過得一點都不幸福,就在昨晚,她差一點就被那幾個醉鬼給玷污,如果不是他剛好經過救下,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到底是什麼人在對她下手?

  柯冷佑情不自禁用碰了一下她那蒼白毫無血色的小臉,還沒來得及為她擦去眼角垂落的淚水,病房間的門,被人猛地一下子推開。

  「你還在磨嘰什麼?還有半個小時會議就開始了?」陶頌看着柯冷佑一副兒女情長的樣子有些無語。

  柯冷佑淡漠的眼神掃了他一眼,緊蹙的眉頭則像是在責怪他大聲喊叫,深怕吵醒了好不容易才安靜下來的可人兒。

  陶頌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哎,你用得着這樣嗎?好了,算我的錯。」在柯冷佑吃人的目光中敗下陣來。

  「將戴琳和閻衛調到她身邊。」柯冷佑輕啟薄唇。

  「24小時貼身保護?」不知道為什麼,這就是他心中最直接的想法。陶頌脫口而出之後才發現柯冷佑的眼光有多恐怖,十分鐘之內第二次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翼,「我又說錯話了?」

  柯冷佑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林安然時又是如春風一般痴纏了,「不必出現在人前,若是出了什麼事,我唯你是問。」

  陶頌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了。

  林安然從昏迷中醒來,睜開眼,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看着屋子裡華麗的裝修,腦袋瞬間又被漿糊塞滿的感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