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無前/一往無前》[一往無前/一往無前] - 第8章

與此同時,柳浩天耳邊就響起嗡的一聲,腦海里浮現出一幕幕畫面,有早上中年男子帶着茶盒進來的佝僂身影,和他說話時的神態動作,以及梁友德來告知他下午開會,得知他參加後,那有些異樣的興奮神情。

他好像被閃電劈中了一般,就這樣愣愣的站在原地,四肢百骸無一處不在溢着寒意,順着脊椎向後腦勺竄去,直讓人在這個炎熱的天氣,如墜冰窖一般!

這是一次有預謀,有計劃的栽贓陷害,柳浩天到如今怎會不明白,至於幕後推手,他心中已浮現出一道人影,就是天星公司的崔志浩!這招連環計,的確夠陰狠毒辣,他梳理着一切,臉色陰沉的駭人。

縣紀委副主任李振江看到那金條,瞳孔更是緊縮了一下,他之所以下來,便是因為縣紀委收到了一份匿名舉報,裏面寫明柳浩天嚴重貪污腐敗,收受賄賂,他受命下來進行初步審查。

卻不想,李振江自己屁股都沒沾到椅子上,就看到了重大證據,心裏激動的同時,也十分疑惑,這柳浩天哪來的膽子,當著自己面露出贓物,難道是得了失心瘋?!

「都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收回證據,現場拍照留存!」李振江對身邊屬下喝了一聲,又大聲喊道:「柳浩天,如今人贓並獲,勸你不要試圖反抗,否則罪加一等!」

柳浩天露出苦笑,默默退到一邊,沒有動作,他這會兒腦仁生疼,思索着該怎麼破局,如何破局!

難道要去求父親?不,自己絕不能這麼做,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被他狠狠摁滅,因為如果去了,就等於他變相承認收受賄賂,柳浩天寧願死,也不會這麼做。

就在柳浩天陷入這巨大漩渦時,千湖鎮各個辦公室內卻已經開鍋了。

柳浩天因貪污腐敗,接受縣紀委調查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機關大院。

「太解氣了,柳浩天這是自己作死!」梁友德的辦公室內,孟慶澤使勁的揮舞着手臂說道。

梁友德滿臉淡定:「這就是年輕人的問題啊,他根本就不知道,做事是要講究策略的。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孟慶澤使勁的點點頭說道:「是啊,柳浩天太狂妄了,難道他不知道崔志浩的背景有多麼強大嗎?這次好了,他自己作死,怨不得別人了,我估計過幾天我真的該管您喊梁書記了。」

梁友德臉上露出了淡定自信的微笑。只要柳浩天被查處,千湖鎮鎮委書記的位置非他莫屬。

而此刻,李振江已經將柳浩天帶進了大會議室中,開始例行詢問,他冷冷道:「柳浩天,如今到這一刻,你有什麼需要交代的事情嗎?」

柳浩天搖搖頭:「我沒什麼想交代的,因為這黃金我壓根不知道為何在茶葉里。」

「哦?」

李振江輕疑一聲,接着臉色一沉,怒拍了一下桌子,喝問道:「柳浩天,你是想說這件事有人栽贓陷害你了?可如今黃金就在你桌上的茶盒裡出現,還是你親手打開的,你還說你不知道!」

「李主任,我的確不知情。」

柳浩天面對李振江的質問神情鎮定,緩緩道:「如果我真的收受賄賂,又怎麼可能當著你們紀委的面,直接就露出黃金,難道我是瘋了不成?」

李振江心中也疑惑這件事,因此沒有再開口逼問,但站在他身邊的男子卻突兀道:「柳浩天,我看你倒是真的瘋了!別再想着試圖躲避責任,如今擺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條路,就是老老實實交代你的問題,接受組織審查,爭取寬大處理!」

柳浩天抬了抬眼皮:「你是哪位?」

「縣紀委第五監察室副主任科員張友鼎,有問題嗎?」

柳浩天呵呵一笑,沒有說話。

李振江卻是皺眉瞥過張友鼎,語氣有些沖道:「張友鼎同志,這次的案子是由我來主導,你只是配合,麻煩你不用越俎代庖,可以嗎?」

張友鼎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閉口不再發言,他其實是受到崔志浩的指示,必須要拿下柳浩天的,可如今面對副主任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