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無前/一往無前》[一往無前/一往無前] - 第10章

常委副縣長杜貴斌直接狠狠一拍桌子說道:「柳浩天,你鬧夠了沒有?我一直在勸告你要顧全大局,顧全大局,你在這裏面瞎攪合什麼?萬一天星集團真的撤離對我們恆山縣的投資,我們的經濟如何發展?我們如何保證群眾的就業?如何保證?你來告訴我?」

杜貴斌真的被柳浩天給氣壞了,在他看來,柳浩天提出重新招標,性質比查賬更加惡劣,這是不能容忍的。

杜貴斌說完之後,縣長趙國柱皺着眉頭說道:「柳浩天同志,你為什麼一直要死死揪住天星公司不放呢?難道就因為崔志浩拖欠了百姓的土地賠償款嗎?但這些錢不是已經還了,亦或者你在處理此事中,還夾雜了個人的恩怨不成?!」

柳浩天冷笑着說道:「杜縣長,在我的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請不要亂下結論,更不要亂扣帽子,這對於您一位縣長來說,是不合適的。

現在,我只想要反問各位領導一句話,天星公司在我們千湖鎮到底有沒有違法行為,難道就因為他們在我們恆山縣經濟的影響,就可以對他們一忍再忍?

是,我柳浩天沒有杜縣長那麼顧全大局,更沒有你趙縣長那麼關照天星公司,但是,作為千湖鎮的鎮委書記,如果我真的顧全了你們所謂的大局,那麼,我對千湖鎮幾萬名老百姓如何交代?如果我不能站出來為他們說話,那麼我這個鎮委書記合格嗎?」

柳浩天說完,整個會議室內一片沉寂。

所有人全都沉默了。

杜貴斌是站在恆山縣這個大局來考慮的,他需要考慮的是恆山縣的經濟發展問題,而柳浩天則是站在千湖鎮鎮委書記的角度來考慮的,他考慮的是千湖鎮幾萬名老百姓的利益問題。

到底誰對誰錯,真的很難確定。

周炳華這時候,按照之前的計劃,看向柳浩天說道:「柳浩天,你有沒有別的建議,比如在不重新招標的情況下,維護千湖鎮老百姓的利益,同時也顧全我們恆山縣的大局。」

柳浩天略微沉吟了片刻,緩緩說道:「周書記,其實也不是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你先說說看。」周炳華立刻說道。

會議室內的各位常委們也紛紛看向了柳浩天。

柳浩天說道:「好,那我就直說了。天星公司在賬目裏面顯示的是每年的營業額是四五個億左右,但是實際上,這五年來他們年銷售額不會低於10個億。只多不少。

所以天星公司只要同意今後每年向我們千湖鎮的老百姓支付3億元的費用。同時,支付每年3億元一共五年15億元的補繳費用。我們可以就不重新招標。」

柳浩天說完,全場再次安靜了下來。所有人全都以一種看着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柳浩天。

誰都沒有想到,天星公司的這塊遮羞布竟然被柳浩天完全摘了下來。

此時此刻,千湖鎮那邊,宋無敵和初雲程也沒有閑着,全都以調研征地補償款下發是否到位為由,前往千湖鎮的各個鄉村,與各個村的負責人進行溝通協調。

不過梁友德他們的目光全都放在了縣裡,這場常委會的較量上。消息第一時間都會傳到他們這邊。

周炳華緩緩抬起頭來,目光落在了縣長趙國柱的臉上:「趙縣長,對於柳浩天的這個說法,你怎麼看?」

此刻的趙國柱也有些蒙圈,他雖然知道天星公司存在問題,卻沒有想到問題這麼嚴重。

趙國柱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後,沉聲說道:「你從哪裡得到的這些數據?」

柳浩天絲毫不懼:「很簡單,所有沙場的汽車要想運輸離開千湖鎮,都要經過大方村、小方村這兩個村子,而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