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之小小修補匠》[異世之小小修補匠] - 第7章 父母安心

第二天,因為愛子心切,燕無雙在松老的准許下也一同前往了山洞。

進入洞口後,松老先開口道,「你們感沒感覺到,山洞內的生命氣息似乎比之前平和了許多?」謝天和謝獅二人聞言均是一愣,然後各自沉浸體內周天感受了一番氣息的流動,得出了肯定的結論。燕無雙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感受到過謝家血脈所說的特殊生命能量,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壓力,反而是有一種特別的熟悉感。

四人一路無言,快速來到了昨日的巨大空間內。大石和玄冰還是維持昨天的樣子,藤蔓則在四人進入山洞後就已經察覺,看到幾人來到近前,只是微微晃了晃,就沒有動靜了。

燕無雙在一番探查後發現情況的確如幾人昨夜所說,有一股很淡的青色能量連接在大石和玄冰之間,這股能量又從玄冰向外擴散,這似乎也是她感覺到熟悉的原因。

她學着謝天昨日所說整個人貼到了玄冰之上,希望能感受到其內部的情況。

感覺到比以往更加強烈的血脈相連感,玄冰內的謝平安也意識到應該是自己的母親到來了,從深層次精神沉睡恢復中醒轉了過來。但其身體現在依然是一動不能動,而周圍的空間能量又隔絕了其精神力量的向外探索。

「寧,是不是我娘來了,我能不能傳幾句話,讓她安心一些」

「你可以嘗試以血脈的脈動回應她。其它手段你很難穿透空間能量」

謝平安知道系統在這事上不會騙自己,於是將注意力放到了自身。

因為精力虛弱,謝平安已經無法直接內視,只能一點點將自己意識擠入到了肉身之中。到自己的體內後,謝平安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前內視身體時,謝平安能看到自己體內宛如一個完美世界,經脈根根晶瑩發亮,骨骼則節節如玉般溫潤質密,二者的能量等級明顯高於肉體本身。

但現在看起來,其體內卻成了一片混沌,分不出哪裡是經脈、骨骼、內臟和肌肉,所有東西通通混合在深青色的光芒之中,並且還在進一步互相融合。感覺自己成了怪物,謝平安嚇得當場向系統呼喊起了救命。

「叮,宿主當前肉體處於大融合過程中,融合完成後狀態不明,系統暫時無法預估」

「現在問題是我連血管都沒了,哪裡還有什麼血脈啊?」,一聽無法預估謝平安知道可能又是一個大坑,但當務之急是通過血脈向母親傳遞信息。

「宿主無需多慮,雖然融合在了一起,但當時宿主一絲遺留在外的氣息都沒有被玄九章放過,其中自然包括血脈本身」

聽到系統的解釋,謝平安又全神貫注沉浸在了體內的混沌之中,果然感受到了屬於血脈的氣息,將所有意念都轉移到其上,謝平安終於在腦海中感受到了在不遠處有一團與自己相同的血脈氣息,但彼此間卻好像隔着一層不完全透明的玻璃,看不太真切。

謝平安嘗試在腦海中大喊大叫,手舞足蹈,但似乎都無法引起那團血脈氣息的注意。最終只能整個人趴在了間隔的玻璃之上,並將血脈的脈動催到最大幅度。

貼在玄冰上的燕無雙頓時感到心頭一緊,自己的血脈狂跳了起來,本能地也將注意力完全投在了血脈之上。

瞬時,周邊的現實世界好像被按下了靜音,燕無雙進入了和謝平安相同的意識空間當中,她也看到了玻璃對面有着一團與自己一樣的氣息在蹦蹦跳跳,但卻聽不到一點聲音。

燕無雙看到對面似乎在暗示她將雙手按在中間的隔層上,她知道那一定就是她的孩子,所以毫不猶豫就照做了。當燕無雙將雙手按了上去,雙方的手隔着玻璃相碰後,終於建立起了一種奇妙的連接。

這好像是一種最基礎又最本質的連接,無法傳遞言語等高級的信息,只能讓彼此感受到對方最基本的情緒。

第一時間,謝平安就感受到了母親內心對孩子的擔心和憐愛,這是最深處最直接,卻也最做不了假的情緒,滿滿的母愛讓謝平安眼睛也有些濕潤。

很快他就強打起精神,向燕無雙傳遞起了積極的情緒,他不知道燕無雙能感知到多少,只能在心裏不停地回想自己很好,自己正在恢復,只是需要待身體徹底恢復後才能出去與爹娘見面等信息。

事實上因為雙方當前精神幾乎處於不設防的狀態,燕無雙在謝平安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