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之小小修補匠》[異世之小小修補匠] - 第4章 謝家祖地(2)

待的時間越長越好,經過多年的摸索,謝家逐漸發現,當蓬勃生機開始帶上隱隱的浮躁之後,就需要立刻離開小山村的範圍了,不然輕則練功時真氣運行容易出現差錯,重則走火入魔,甚至血脈自燃。家族內一直有流言稱謝獅的六叔謝缺,當年就是在祖地待的時間太久,最終心火透體,血液自燃,在一個夜晚身冒火光越牆而出,從此一代天刀不知去向。

相對而言,比較特殊的正是6歲的小孩和行將就木的老人。

6歲前來舉行洗禮的孩童普遍都能待一個月以上,天賦更強的孩子能待的時間還會略有延長,獲得的好處自然也更多一些。

而行將就木的老人在此地則能感覺到身體老化進程被大大拉長,所以謝家好幾位對外宣稱已經離世的老祖,據傳其實也一直隱居在祖地之中。

此外,祖地對一些謝家的傷病患者恢復也有很大幫助,但並不是所有傷者都有效,有的甚至會導致傷病加速惡化,至於怎樣區分,謝家至今也沒摸索出規律。所以普通的傷者一般輕易不會過來,但自覺普通藥石無力的謝家弟子,在最後的時光又多半會來祖地碰碰運氣。

謝天知道謝獅要將謝平安帶回祖地,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

次日,謝獅帶着謝天和燕無雙就踏上了回歸祖地的路途。雖然路途遙遠,但一行隊伍精簡,均是有修為在身之人,又有謝家著名的白龍駒作為代步,僅一月有便到達了目的地附近。

感受到體內生機自涌,謝天和謝獅對視了一眼,同時意識到已經進入祖地範圍了。兩人之間並未對話。感覺氣氛有些凝結,謝天側身將頭湊在了燕無雙的耳邊,「別害怕,祖地這邊的長輩人都可好了」。言罷一行人恭敬地站在了進村的村界石之前。

他們身後的隨行隊伍中,幾名血脈還比較近的旁系當年曾有幸來此進行覺醒,此時也先後察覺體內多出了一小股暖流,直接在原地就站立着運起了周天。

靜靜等了約兩柱香的功夫,山路前方的拐彎位置才出現了一名老叟。老人手拄一根蟠龍拐杖,身着黃色麻衣,寬袍大袖,與一身行裝的眾人形成對比,雖然身形已經老太明顯,但精神矍鑠。

拐杖叩地的噠噠聲間隔很長,老人走路的動作似乎也不快,但才剛剛看到他出現在遠處的路彎處,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眾人近前。

「後輩兒孫謝獅/謝天/燕無雙,見過松老」,三人齊齊恭敬道。後方的一行人則是從見到老人的身影開始腰就沒直起來。

「哈哈哈哈,都起來吧,老頭子不講究這些」,老人衣袖一揮,眾人就被一股溫暖的真氣託了起來,細緻入微的真氣控制顯示老者修為高深。

「小獅子你們來的目的我都知道了,先把孩子送進村吧」,老者緊跟着又安排道。

聽到自己親爹被叫做小獅子,雖然明知道輩分差異確實很大,但謝天還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謝獅一聽笑聲更是鬧了個大紅臉,一時羞憤當即左腿後撤,順勢擰身以手作錘砸向謝天的腦袋,但拳還沒打實,老者的拐杖就後發先架在了拳頭的下方。拳頭撞上拐杖,只是輕微下沉了一點就被定在了半空。

「小獅子你從小就不可愛,你來覺醒的時候,你們那批別的孩子都很活潑,就你像個悶罐」,謝獅不僅沒教訓成謝天,反而被老人教訓了一頓。

「倒是小天兒,上次來的時候,幫我從石老頭那偷的酒是真好喝。這次我想辦法把石老頭引走,你還得幫我再多拿幾瓶。」

「松老您幫我想想救平安的辦法,這次我把石老的酒窖都給您搬空」,謝天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見到松老這樣的親近長輩,近來一直擠郁在心的愁悶似乎都散去了一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