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之小小修補匠》[異世之小小修補匠] - 第2章 坑爹算什麼,出生被爹坑

第一絲真氣吸過來,謝平安就發現自己娘的天賦也相當出彩,體內的水屬性元氣甚至有些異變帶上了冰屬性的影子。但打造基礎五行循環只需要最純粹的水屬性作為引子,所以其中的寒冰屬性倒是被一點點磨去,然後從全身的毛孔排了出去。

這可把抱着謝平安的謝天給嚇壞了,他只覺得繼承自己血脈,本應如旭旭朝陽的孩子這會兒卻渾身發冷,甚至嘴唇都已經開始結了一層薄薄的霜花。

「難道是先天不足?」

出於當爹的本能,謝天反手運起小周天,將自己體內的火屬性真氣通過謝家看家的一氣指從孩子的百會穴輸了進去。

覺察到火屬性真氣入體,謝平安第一時間頭頂冒汗,心臟狂跳,着急得想叫謝天住手,但張嘴卻只能發出「哇,哇」的大喊。小孩子出生的第一聲哭聲,也算是姍姍來遲了。

當下正是他需要按部就班建立五行平衡的時刻,順肚臍往上蔓延的水屬性真氣和自頭頂心極速下沖的火屬性真氣一相匯,沒有其他元素作為緩衝,相對的兩種屬性當時就要炸開來。

急中生智,謝平安控制兩種真氣像太極陰陽魚一樣旋轉了起來,藉助彼此間相剋的斥力維持了一絲幾乎微不可察的距離,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提着一口氣吧把盤旋着的真氣壓縮移出丹田位置,謝平安立刻着手準備重新建立新的平衡。

不過雖然其體內經脈經過系統的長時間溫養擁有遠超他人的強韌,讓他能勉強應對水火兩種對立真氣,但衝擊還是震得他稚嫩的內臟受了損傷,一口鮮血止不住地從嘴角流了出來。

再說謝天,剛輸入火屬性真氣看到嬰兒頭頂冒汗,眼見有了化凍的趨勢,懸着的心正準備放下就看到自己孩子嘴角流血,並且寒氣又要冒頭,着急之下直接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不惜自損調起一口本命火屬性真氣逆灌向小謝平安的體內。

悲催的謝平安還未穩定心神,一股比剛剛更濃烈十倍的火屬性本命真氣就灌了進來,像一團真正的火焰一樣燃燒着從其經脈中穿行而過,辛苦維持的平衡瞬間被打破,無奈只能加大了從燕無雙體內抽取真氣的力度。

但來不及祛除冰屬性的真氣和謝天的本命火屬性真氣一相撞,直接超越了其掌控,爆炸性的力量從其身體里逆向衝撞兩股真氣的源頭,火屬性的謝天當時被炸出了屋外,而水屬性的燕無雙本就身體虛弱,更是直接被炸暈了過去。

作為連接的臍帶也被直接炸斷了,算是徹底絕了小謝平安給自己剪一個蝴蝶結的不靠譜想法。

從謝天開始調用本命真氣開始,屋裡的動靜就引起了屋外的注意。看到謝天被炸了出來,一個人影大跨步越過兩三丈的距離,一把將摔了個倒栽蔥的謝天從土裡拔了出來。

「小兔崽子你是生了個炮仗,把自己崩出來了?」

看着眼前毛髮似鋼針般根根炸起的大臉,謝天甩了甩頭,眼神努力重新對焦才認出這是自己親爹謝獅,當即給自己爹解釋起了緣由。

「小兔崽子這麼沒眼力見,我這乖孫多半是雙兒水屬性基礎上異變了冰靈根,變異靈根天生霸道,不能和其他靈根共存,哎,被你誤了事了」。

說話的同時,謝獅伸手拎住謝天的大腿,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