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 第7章 是我的(2)

為罕見與珍貴了。
可現在,一個包裝盒就值十萬。
到底誰這麼財大氣粗?
「你幹嘛?」
「你這窩囊廢,還嫌不夠丟人嗎,老實給我在這待着!」
在眾人的目光都被那金絲楠木的盒子吸引過去的時候,原本窘迫萬分的韓麗一家人,方才長長鬆了口氣。
可這時候,韓麗發現一直不動聲色的葉凡,竟然抬起腳步就要走上前,頓時氣得咬牙,一把拉住他。
心中暗罵這葉凡蠢貨,難不成要出去冒領?
這不是臉伸出去讓別人打嗎?
「光兒,這是你送的?」
這時候,高坐上的秋老爺子環視一圈之後,見無人走出,旋即眉頭皺了皺,看向自己大兒子秋光。
秋光搖頭:「老爺子,我送的是南山不老松。」
「那是落兒送的?」秋老爺子又看向自己四兒子。
秋老爺子五個兒子,名字連起來叫光明磊落元。
但最有出息的,還是大兒子秋光與四兒子秋落。
秋落也搖頭,苦笑道:「老爺子,我一月就那點工資,換換車貸房貸就沒啥了,哪有錢送這麼貴的東西?」
秋老爺子點了點頭:「說的也是。」
「只是這就奇怪了,這壽禮,莫非是憑空飛進來的不成?為何無人認領?」
就在秋家眾人疑惑之間,王巧玉卻是笑語盈盈看向自己女婿:「文飛,你就別藏着了,既然是你送的,站出來承認便是。」
「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低調。難不成你還想學雷鋒,做好事還不留名不成?」
王巧玉的笑聲傳出,秋家不少人隨即一拍大腿。
「對啊,怎麼把文飛給忘了。」
「文飛可是楚家的大公子,家裡做房地產,上億家產。」
「整個秋家,能送得起這等禮物的,也就老四家女婿,文飛了。」
「你說文飛也真是,送壽禮也這麼低調?」

「這隻能說文飛教養好,不爭這些虛名。」
眾人紛紛讚譽說著,顯然大家也都相信了,這壽禮是楚文飛跟秋沐盈夫妻所送。
秋老爺子此時也難得的露出笑靨:「為人謙而不驕,淡泊名利,不爭虛名,文飛,很好。日後必有大出息。」
「這次也就算了,但下次不必送這般重禮。心意到了,爺爺就知足了。」
「啊..啊?」楚文飛當時還處於懵逼之中,面對老爺子的話語,詫異回道。
「啊什麼?還不快謝老爺子。」王巧玉見狀趕緊對楚文飛使眼色。
「對..對,是我送的,之前怕爺爺嫌貴重不收,所以一直沒有承認,沒想到,爺爺慧眼,既然大家都猜出來了,我也就不隱瞞了,畢竟真龍藏不住啊。」楚文飛哈哈笑着。
那樣子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而葉凡見狀,卻是滿泛白眼,心想這楚文飛臉皮可真厚。
「文飛,你跟盈盈有心了,上來坐吧。」
「到我旁邊來。」
秋老爺子招了招手,喚楚文飛夫妻坐到秋家的最高處。
其餘秋家人見狀,紛紛驚嘆。
「我去,老爺子還是第一次讓人做他身邊。」
「那可是秋家的最高處啊?」
「看樣子,公司里空缺已久的總經理位置,要歸老四家了。」
眾人又是羨慕,又是感慨。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悄然傳出。
「那金絲木盒,是我送的。」
葉凡神色古怪,看着楚文飛,緩緩的道。
死寂~
諾大的秋家廳堂,在此刻,一片死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