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 第7章 是我的

刺啦~
下一刻,葉凡一把撕掉那塑料帶,露出了包裝之下的,精緻木盒。
仿若蒙塵之珠,終在此時,顯露榮光。
他沒有在停留,也隨即走向了秋家老宅。
不過葉凡進門之後,發現門前的桌子上已經堆滿了各種禮物。
葉凡估計這就是用來擱置壽禮的地方,索性也將自己的那個精緻木盒,也放到了上面。
葉凡人微言輕,他的舉動,自然無人在意。
秋家的那些親戚見了葉凡,就仿若不認識似得,竟然沒一人理會他。
沒錢沒權,還是個窩囊廢,當然無人在乎。
若不是為了攻擊秋沐橙,估計秋沐盈一家人也懶得理會葉凡吧。
壽宴將近,秋光身為秋家長子,也便安排眾親戚入座了。
然而,待得幾乎所有人都入座了,秋光卻是並沒有任何給秋沐橙一家人安排座位的意思,仿若將他們一家給忽略了一般。
「大哥,我們呢?」
「我們坐哪?」
韓麗忍不住,焦急問道。
秋光卻是連看都沒看他們一家,擺了擺手:「座位不夠了,你們先站着吧。」
「一會兒老五家女兒有事會走,到時候他們騰出位來,你們再坐。」
「這~」聽到這話,韓麗一家人頓感尷尬與屈辱。
諾大的秋家,所有人都坐了,卻唯獨讓他們站着?
「這憑什麼?」
「我們不是人嗎?」
「憑什麼偏偏讓我們站着?」韓麗頓時惱怒道。
秋光皺了皺眉:「你還問我憑什麼?」
「好,我告訴你!」
「就憑你們家每年壽禮送的最少,憑你們家給我們秋家丟人丟的最多。」
「秋家的位置,是自己爭得,不是別人給的。」
「自己一家子不爭氣,還有臉怪別人?」
秋光威嚴一喝,韓麗秋磊夫婦頓時啞口無言,說不出一句話來。
「哈哈~」
「嫁了個窩囊廢,這老三家還有臉問?」
「自己心裏沒點逼數嗎?」
「本來大哥還給他們一家留着面子,現在好了,最後的遮羞布也沒了~」
周圍隱隱傳來眾人的譏諷之聲。
如今秋沐橙一家,儼然成了整個秋家的笑話。
「我去,這材質,是金絲楠木?」
「還是大波紋,這是極品啊!」
「這..這壽禮,是誰送的?」
就在這時,廳堂之中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眾人的目光旋即被吸引過去,只見一男子站在擺放壽禮的桌前,捧着一個木盒,奉若珍寶,失聲叫了出來。
「三叔,怎麼了,不就是快木頭嗎,還能多值錢?」有人搖頭笑着,只覺得對方有些大驚小怪。
「你懂什麼?」
「這可是極品金絲楠木,有木中帝王之稱!」
「一噸價值幾千萬。」
「更何況,眼前這金絲楠木,是極為罕見的大波紋,極具收藏價值。」
「單單眼前這個木盒,材料費加做工費,怕是就得十萬!」
什麼?
聽到這話,滿堂之人,盡皆一顫。
「一個包裝盒,就值十萬?」
「老天,那這盒子里的東西,得多值錢?」
「怕至少得價值百萬吧!」
「這..這麼珍貴的壽禮,到底誰送的?」
全場嘩然,很多人因為驚顫,倒抽着冷氣,紛紛好奇,他們秋家,究竟誰這麼大壽禮,送如此豪禮?
要知道,秋家不過一個三流家族,旗下的秋水物流公司,總資產也不過千萬而已。
因此對秋家人而言,送幾萬塊的禮物,就已經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