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 第4章 還給你

「你是這世上最好的姑娘。你配的上這人世間,所有的美好。」
「只要你願意,我葉凡,可以給你整個世界。」
廳堂之下,葉凡負手而立,淡淡而笑。
星光璀璨,天河絢爛,此時,葉凡那瘦削的身影,這一刻竟然光彩奪目仿若耀陽。
而秋沐橙,卻是早已獃滯。整個人愣在原地,獃獃的看着,美眉之中,卻是倒影着無邊的異彩與震撼。
那種無盡的欣喜與訝異,仿若大洋風暴一般近乎瞬間席捲了她的內心。以至於這一刻,秋沐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覺得一切,都仿若夢境一般,竟是那般虛幻。
死寂~
滿堂的死寂!
只有那跑車的轟鳴之聲,仿若野獸的低吼,震顫着整個廳堂。
隨後,伴隨着一聲低沉嗡鳴。
葉凡便已經駕駛着豪華跑着,載着秋沐橙,疾馳而去。
那火紅色的尾翼,有如閃電,劃破長霄!
所有人呆在原地。
秋沐盈面無人色。
秋老爺子更是目瞪口呆,仿若被人一巴掌糊在臉上一般。
「這…這些,真是葉凡送給秋沐橙的聘禮?」
「老天!」
「這…這怎麼可能啊?」
「那得近千萬吧?」
很多人都已經懵了。
一個個都死瞪着眼睛,如活見鬼了一般。
直到現在,眾人都根本難以相信先前一幕。
一個庸碌三年,出身鄉下的窩囊廢,突然有一天送來千萬聘禮?
「這特么扯淡的吧!」秋家廳堂,一片喧囂。
秋老爺子更是扭頭問向楚文飛:「文飛,你不是說,這跑車還有那些聘禮,都是你們家送的嗎?」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這..這個..」楚文飛頓時語塞,低着頭,一張臉已經青成了豬肝。整個人要多窘迫就有多窘迫。
其實,他自己也很懵。
本來他以為,這第二批聘禮,是他父親給自己的驚喜。
現在看來,完全是他想多了。
畢竟,他跟秋沐盈沒有啟動那輛車,可葉凡夫妻卻啟動了,如今更是直接開出去兜風去了。
這臉打的乾淨利索!
讓楚文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秋老爺子臉上無疑也有些掛不住。
他剛才分析的有板有眼,信誓旦旦的斷定這聘禮是文飛家送給秋沐盈的,可結果…
「不過這怎麼可能呢?」
「那葉凡入贅秋家,好吃懶做,三年間庸碌無為,更是出身鄉下,一個徹頭徹尾的鄉下土鱉。」
「這種人,他如何拿的出如此貴重聘禮?」
「難道,這三年他的平庸都是裝得。」
「他才是秋家的真龍?」
廳堂之中,有人失聲猜測着。
想到這裡,不少人都心生惶恐與悔恨。
若真是如此的話,這些年他們對秋沐橙一家的欺辱,那葉凡日後不得報復他們啊?
「什麼狗屁真龍?」
「那葉凡就是一個鄉下土鱉而已!」
「今日這聘禮,即便真是葉凡送的,那肯定也是租來的。」
「對,定是那夫妻兩合謀策劃,演得一場好戲,為的就是出風頭,想壓我們家盈盈一頭。」王巧玉怒聲罵著。
「我媽說的對,定是他們演得戲。那古董是假的,金絲鳳綉估計只是銅絲,至於那車,就是租的。他們定是嫉妒我嫁了個好老公,故意演戲讓我出醜的。」
「爺爺,我三姐她們蛇蠍心腸,您得替孫女做主啊?」被自己母親一提醒,秋沐盈瞬間篤定,這就是葉凡跟秋沐橙演得一場戲。
隨即帶着滿心的委屈與恨意,對秋老爺子哭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