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一世豪婿葉凡秋沐橙] - 第23章 最後一夜

庭院里,凜冽的寒風席捲,abc 落葉,紛飛如雪。
葉凡,就這般站在那裡,忍受着滿堂之人的斥罵,臉龐上,那道鮮紅的掌印,依舊鮮明。
「哈~」
「哈哈~」
「好一個無恥下流,好一個不知羞恥。」
「秋沐橙,我守了你三年,在你眼中,我葉凡,原來就是這幅樣子?」
葉凡笑了。
那笑容凄楚,帶着慍怒與自嘲。
最後,葉凡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
仿若隱世劍客,再與過去,做一個了結。
「既然如此,那便,到此為止吧!」
話語落下,葉凡便不再猶豫,拿起紙筆,毅然決然的在上面,簽下了葉凡二字。
「秋沐橙,你我情誼,到此為止!」
「日後,山高路遠,自是不必再見。」
話語鏗鏘,只若金石落地。
葉凡字字句句,只若千鈞之重,在諾大的廳堂之中,轟然作響,振聾發聵!
在秋沐橙等人驚惶的目光之中,葉凡毅然轉身,一腳踢翻老爺子的洗腳盆,而後怒然拂袖而去。
走到大門前,葉凡的腳步,突然停頓了一下。
他背對着眾人,凄楚一笑:「秋沐橙,說真的,當年遇到你,挺後悔的。」
呼~
初秋的寒風,帶着入骨的涼意,呼呼的吹了進來。
葉凡已然離去,只留下身後,滿堂的訝然。
秋沐橙嬌軀顫了顫,面如死灰,近乎攤在地上。
不知道為什麼,在葉凡離開的那一刻,秋沐橙只覺得,自己整個魂都丟了。
仿若,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就這般不在了。
淚水,不爭氣的便流了下來。突然間,她有些後悔了。
「這個混蛋,敢踢我的洗腳盆?」
「滾!」
「讓他滾~」
「滾得越遠越好~」
身後,是秋老爺子憤怒的嚎叫。
秋老爺子打死都沒有想到,葉凡那個窩囊廢,臨走前,竟然敢踢翻的他的洗腳盆?
――――
――――
酒吧里。
葉凡一瓶一瓶的給自己灌着酒。
對面,徐蕾俏臉含憂,卻是手足無措的看着面前這個男人。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我這就去跟秋小姐解釋。」徐蕾已經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愧疚說著。
葉凡一口悶了一杯酒,而後搖頭笑着:「不用解釋。」
「沒必要解釋。」
「三年夫妻,還抵不過幾張沒頭沒尾的照片,這種感情,我要它何用?」
「我只是覺得諷刺,我本想在明日,給她萬丈榮光,給他整個天下,。」
「卻沒想到,我們終究還在倒在了黎明前的最後一刻。」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葉凡搖頭笑着,那笑聲,怎麼聽,都覺得分外凄涼。
喝了一會酒之後,葉凡也便起身,朝酒吧外走去。
或許是有些醉了,臉龐微紅,走路更有些踉蹌。
「小凡哥哥,你去哪,我陪着你~」徐蕾擔憂之下,連忙去扶。
然而,葉凡卻是推開了她。
「不必了,我想一人待一會兒。」
「誰特么都別來煩我。」
「還有,明天的計劃,都取消吧。」
「我去特么的名動雲州,我去特么的光耀滿城。」
「老子不玩了。」
「老子回去繼承王位~」
葉凡哈哈笑着,很快便消失在了視線盡頭。
此處,只有徐蕾一人,怔怔的楞在那裡。
良久之後,徐蕾嘆息一聲:「文靜,把那天的監控視頻,給她送過去吧。」
什麼?
「小姐,我不懂?」
「您等了他十年,也戀了他十年,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啊。」
「是那秋沐橙有眼無珠,不知道珍惜,就不能怪我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