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戰王歸來》[醫品戰王歸來] - 第二章 以後,我為你撐起一片天

鐘聲晚的心砰砰狂跳,幾乎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陸歸遠冰冷的臉上,難得出現一抹笑意:「以後,就讓我為你撐起一片天!」
雖是簡單情話,卻讓鐘聲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自從毀容後,她就從未感受過「安全感」了。
她本能的握緊陸歸遠的手,彷彿握住了餘生。
噗!
鍾曼玉笑了:「一個手腳筋盡斷的廢人,一個全城皆知的醜女,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人群也鬨笑。
「正所謂那啥配狗,天長地久嘛。」
「真是好奇這兩個廢物能生出什麼玩意兒來。」
「咱們的新婚賀禮可不能少,鄉親們,送上咱們的臭雞蛋爛菜葉啊。」
又是一通狂轟亂炸。
陸歸遠怒了。
欺負他可以,但欺負她的女人,不行。
他想出手保護鐘聲晚。
不過最終,他還是強忍下了怒意:現在時機未成熟,還不能暴露!
鐘聲晚用身子護住陸歸遠,道:「走,我帶你回家。」
家…… 陸歸遠的心微微一顫。
陸歸遠以前是有家的,京城陸家。
陸家本是小家族,不過自陸歸遠打拚出屠天王稱號後, 陸家地位也水漲船高,成為名門望族。
一直以來,陸歸遠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 不就為了捍衛大夏,支撐陸家嗎?
可沒想到到頭來, 陸家竟夥同弟弟陸未央陷害自己,奪走自己的所有, 甚至置自己於死地。
以前,我為陸家而活, 以後,我只為這個小家而活!
忽然,不遠處一陣勁蹄聲傳來。
一支馬隊緩緩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這支隊伍足足百匹駿馬,各個高大威猛,背上端坐盛裝將士。
尤其是領頭之人,腰掛佩刀,肩扛國徽,霸氣外露。
這才叫鮮衣怒馬,這才叫奢侈豪華!
隊伍中有人喊道:「新屠天王駕到,速速下跪迎接。」
新屠天王!
眾人大驚,紛紛下跪。
包括鍾家諸人。
陸歸遠抬眼,正和「新屠天王」四目相對。
這所謂的「新屠天王」,正是此事的罪魁禍首,陸歸遠的親兄弟,陸未央。
他本是陸歸遠的副將,陸歸遠視他為親信心腹, 卻不曾想他竟設計陷害自己通敵叛國。
就是他挑斷自己手腳筋,丟到鍾家門口,慘遭「退婚」羞辱。
仇人相見,格外眼紅。
「新屠天王」陸未央冷冷的瞪着陸歸遠:「我陸家花費大資源和心血,把你培養成屠天王,本意是要你保家衛國,造福民眾。」
「可萬沒想到你竟通敵叛國,敗壞我陸家門風。」
「我傳陸家家主之令,即日起你被逐出陸家,我陸家以後與你無半點瓜葛!」
「你,也不再是我陸未央的哥哥!」
好!
人群拍手叫好。
「這關係斷的好,這叛國賊沒資格與新屠天王做兄弟。」
「逐出陸家還不算,應當把他逐出大夏!」
陸歸遠慘淡笑笑,此刻他腦海里只有一個詞語:賊喊捉賊!
陸未央給手下副官一個眼神示意。
副官立即高喝:「新屠天王,親來鍾家,向鍾曼玉小姐提親。」
「彩禮已備好,望鍾曼玉小姐接納。」
什麼!
堂堂「新屠天王」,竟親自來鍾家向鍾曼玉提親!
這是祖墳冒青煙的好事兒啊。
這一刻,鍾家眾人的心都狂跳起來。
而陸歸遠則是嘴角抽搐了一下。
「新屠天王」果然是好算計啊,讓未婚妻當眾「休」了自己還不算,他還要娶了她。
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羞辱人的事嗎?
好,很好,既然你陸未央做初一,休怪我做十五了。
真以為我手腳筋被廢,丟了「屠天王」的稱號,就真的成廢人了?
大錯特錯!
鍾曼玉欣喜若狂,忙答應:「我願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