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戰王歸來》[醫品戰王歸來] - 第一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

  鍾家莊園,大門口。
「奶奶,我死都不會嫁給陸歸遠的。」
「他就是個廢物,賣國賊,根本配不上我,必須退婚!」
鍾曼玉委屈巴巴的向鍾家老奶奶訴苦。
頭髮花白的老奶奶點頭,高聲向人群宣布:「當年陸歸遠貴為屠天王,身世顯赫,絕世無雙,方有資格做我鍾家女婿。」
  「如今他叛變大夏,人人得而誅之,再成全這樁婚事,我鍾家也會被釘在恥辱柱上。」
「所以我正式宣布,取消這樁婚事,我鍾家自此與陸歸遠無半點關係!」
鍾曼玉掏出早準備好的休書,揉成一團,扔到趴在門側的男子身上:「這是休書,你陸歸遠被我鍾曼玉給休了!」
「拿着休書,趕緊給我滾!」
十冬臘月,大雪紛飛, 空氣似都凝固結冰了 男子衣着單薄,渾身血水和冰雪融為一體。
只有瑟瑟發抖證明他還活着。
此男子正是陸歸遠,當年聲名顯赫的屠天王,如今落魄的「賣國賊」。
圍觀群眾拍手叫好,嘲弄辱罵。
「堂堂屠天王,如今竟淪落為廢人,被未婚妻當眾退婚,奇恥大辱啊,哈哈。」
「我只想說,這婚退的好!」
「他率數萬屠天軍團投奔敵國,當誅九族。
現在這一切惡果都是他應得的。」
「要我說,這種人就該活活被凍死。」
「鄉親們,給我砸,把他給活活砸死了。」
一連串拳頭大的雪球,飛砸向陸歸遠。
陸歸遠虛弱睜開眼,望着憤怒的民眾,笑的凄慘。
「這整十年,我陸歸遠都在邊境殺敵。」
「一次次槍林彈雨中九死一生,一次次從死人堆里撿回性命,用我和兄弟們的血肉,才堆砌出『屠天王』三字。」
「往往兩軍尚未交戰,敵軍一聽我屠天王的名號,就會棄甲曳兵潰逃。」
「可我這個令敵軍聞風喪膽的屠天王,卻被我親兄弟陸未央栽贓陷害,一夜間從大英雄變成了「賣國賊」,慘遭未婚妻退婚。」
「我曾用命守護的子民,更是要置我於死地!」
「不服,不甘啊!」
  他虛弱的聲音,淹沒在了民眾叫罵聲中。
看着陸歸遠漸漸被大雪球淹沒,鍾曼玉和鍾家老奶奶笑了。
他就算不被砸死,也得活活凍死了。
「奶奶,咱們這麼做是不是太絕情了啊。」
安靜的鐘家人群,忽傳來一個異樣的聲音。
眾人循聲望去,發現說話的是鍾家最小的孫女,鐘聲晚。
鐘聲晚原本貌美如花,傾國傾城,重城百魁榜榜首。
但後來突遭意外,左邊臉被開水燙了,留下一個醜陋的疤痕。
為此她從百魁榜榜首,淪為人人嘲笑的醜女。
自此她就再沒抬起過頭來,生怕別人看見她的醜臉。
鍾家老奶奶從對她的不待見,也漸漸變成了嫌棄,厭惡。
鐘聲晚的話激怒了鍾曼玉:「鐘聲晚,你什麼意思?
你在替這個賣國賊開脫?」
老奶奶也是一臉不悅。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鐘聲晚聲音小的如蚊蠅哼哼。
「屠天王為我大夏所做貢獻,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可以說若沒有他,我大夏不可能國泰民安,咱們更不可能安居樂業。」
「是他和將士們用血肉鑄成城牆,才讓咱們避免遭遇戰火紛爭,流離失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