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 - 第9章 張良進咸陽,趙高謀劃

煉丹場所,凡是參與煉製增壽丹的人員全部被捉拿了。

增壽丹有毒之事,也隨之傳播了出去。

同時,許多煉丹師也被嚴加控制,許多丹藥的煉製也同時停止。

胡亥宮殿中,胡亥目瞪口呆地聽着這一幕。

增壽丹,竟是有毒的。

但在目瞪口呆地聽完之後,胡亥則是憤怒。

因為他對於始皇,是極其崇敬的,就算趙高,也不敢在他面前說始皇壞話。

「那群該死的煉丹師。」胡亥眼神陰鬱。

怪不得始皇身體那麼快不行了,原來是那一群煉丹師的原因。

「那一群煉丹師,都應該殺死。」

皇宮中的煉丹師,平時是被禁止去與其他官員交往的。

而之所以這樣,是因怕產生了利益關係,從而下毒。

雖是如此罵著,但胡亥依舊在等着那個太監來給他確切的信息。

沒有確切的信息,他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

皇宮中流傳的事,只能信三成,有七成是被掩蓋的。

「十哥沒有威脅,只有大哥,才能最終威脅到我。」

「可大哥,不中用啊!」

「也不知道,老師怎樣了。」

他所說的老師,正是中車府令趙高。

但正在胡亥想趙高時,卻是有一個小太監慢悠悠地走了過來,緊接着塞了一塊碎布給胡亥。

碎布中,有着當時大殿內的人員,十公子贏牧恰在其中。

胡亥眼神大變。

「莫不成我那十哥把我當傻子耍?」

胡亥憤怒,但還知道分寸。

這時候的他,是不適合去找始皇的。

因為始皇,很可能正在氣頭上。

但胡亥知道,他該去找那個太監了。

於是,胡亥啟程。

沒多久,胡亥便來到了那個太監住處。

胡亥看着這個太監,胡亥立即揮手退下手下人。

「趙公公,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趙公公,正從殿內回來不久。

趙公公看了一下四周,搖頭。

「公子,不是奴婢不說,而是陛下嚴令不準胡亂開口啊!」

胡亥笑了一下,隨即開口,「我不亂說。」

於是趙公公附耳在胡亥耳邊。

丹毒,是十公子贏牧發現的,但同時解藥,也是十公子贏牧給陛下的。

但聽完趙公公的話後,胡亥沉默了。

他真的低估了他的十哥。

他,沒想到他的十哥竟是這麼陰險,藏得這麼深。

對於贏牧當時去秦皇宮中的事情,胡亥很容易便打聽到,但對於細節,卻是不清楚。

現在,卻是清楚了。

胡亥,眼神重新變得陰鬱起來。

他雖然為始皇能夠清除丹毒感到高興,但他感到更多的是贏牧的欺騙。

「十哥啊!你好會裝啊!」

「不過我倒要看看你,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關於贏牧的消息,除了丹毒解藥之外,還有他去了刑部了,拿了始皇特給的令牌。

但胡亥還是有分寸,在得到消息後,便告別了趙公公,回去後立即把消息如實送去給趙高。

趙高,是他的軍師。

他,現在還嫩得很。

當然,最主要的是皇宮中到處是始皇的耳目,胡亥不敢胡亂作為。

所以他儘管惱怒於贏牧,但也不敢立即採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