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熒惑守心?我為大秦逆轉天命] - 第8章 熒惑減弱,鬼谷探子

林默依舊注視着上面的始皇,曾幾何時,他都不敢對視。

而今天,他卻頻頻對視。

平時,他都是生怕被懷疑,擔驚受怕,小心行事。

可今天,現在,沒必要了。

但他依舊看到了始皇身上的霸道之氣,皇道威壓,雖充滿了遲暮。

但只要有始皇在,秦,確實亡不了。

不知有多少高手在始皇身邊,也不知有多少程序在等着他,可人生,求的便是一個無悔。

他無悔於曾經的選擇,也無悔於今天的選擇。

因為林默的手勢,始皇又制止了秦衛兵前來抓捕林默。

林默繼續開口道:「陛下,你知道的,我是一個煉丹師,我想死,沒有人能阻止了我。」

始皇沉默,林默說的是事實,他便是怕林默立刻死去,才制止了秦衛兵繼續抓捕。

林默繼續笑道:「陛下,謝陛下給臣這個機會,聽臣嘮叨。」

「其實對於陛下,臣還真的沒多少怨言。畢竟陛下的雄才大略,眼光,都不是旁人能比的。」

「六國,敗得不冤。」

「可臣還是恨啊!臣恨,所以臣想要陛下死。」

「因為陛下,臣美好的家,沒了,這是因,臣恨陛下,這是果。」

「所以陛下,你我的因果,算是清了。只是可惜啊!還未能看到你死,臣,恨。」

說完,林默眼角便直接流出烏黑的血液,而他自身則是直挺挺地站着,目視前方,眼睛瞪得極大。

林默,最終還是沒有選擇說出他背後的人。

始皇的臉色,冰寒的很。

「陛下饒命啊!陛下饒命啊!」

「陛下,都是林默的錯。」

大殿內的聲音,依舊此起彼伏。

贏牧,在這時也有點沉默。

但還是立即站了出來。

「父皇,林默該死,這些煉丹師,也都應該處死。」

「確實都該死。」始皇應了一聲,這些煉丹師頓時哀求聲更多了。

但秦衛兵,卻依舊上前帶走了他們。

等秦衛兵帶走了他們之後,始皇看向四周。

「若有消息泄露者,這周圍的人,都要死。」

說完,始皇便示意無關的人退去,等剩人不多時,始皇才對贏牧再度開口。

「你的解藥,是真的嗎?「

贏牧立即執禮,道:「父皇,保證葯到毒清。」

系統出品,贏牧還是有信心的。

始皇微微點頭,贏牧立即拿出一瓶清毒丹。

「父皇,你試試就知道了,也可給籠中的小鳥試一下。」

「不過丹藥不多,兒臣不建議給其他人試。」

「丹藥不多?」始皇這下有些疑惑了,丹藥不是都批量煉製的嗎?

只要有丹方就可煉製。

贏牧苦笑了一下,「父皇,這清毒丹是別人送給兒臣的,兒臣並不知配方。只有兩瓶,這一瓶是送給父皇的,若是不見好轉兒臣再給父皇另一瓶。」

始皇眉頭皺了一下,別人送的?誰這麼好心?

「誰?」

贏牧心中思量,這真不能說,因為這是系統給的,不是誰送的。

再者,亂編也是要付出代價的,因為他的行蹤,一下就可被查出了,亂編被查出真相很嚴重。

雖然始皇查不到他的系統,但查到他說謊還是很容易的。

所以贏牧立即道:「父皇,此葯是真,別人送的。兒臣可先給小鳥試一下。」

說著,便取出一顆丹藥,掰出一點,餵給即將死去的那一隻翠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