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 - 第五章 好好活下去

「我們現在怎麼辦?」段許誠也聽見了西凡和那個人的對話,知道了事情的嚴峻。

「只有一個方法了,就是拖延時間,等到會長來救我們。」此時西凡心裏也很緊張,他不知道他們三個人能否撐到會長來時,同時他也挂念西晨,希望他沒有意外發生。

「關鍵是我們能不能撐下去?現在已知的有兩個勢力在找我們,誰知道暗處還有沒有別的勢力?」段許誠對眼下的狀況很是擔心。

「我們要拼了命撐下去。就算我死了,你也得給我活下去。」西凡看着段許誠說。

段許誠此時也被西凡的話語給震撼到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為了自己都能夠放棄生命。

不僅僅是因為他自己是異能者協會的一員,而且還有一種為了世界和平的雄偉抱負,這不得不令段許誠所敬佩。

「走吧,我們去找個地方躲起來。」西凡轉移了話題,眼下才是最重要的。萬一他們三個人撐到會長來了呢?

他們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沿着周圍的商鋪小心翼翼的走着。

「為什麼都沒有人啊!」西芸說。

「這是影教的特殊能力之一,可以形成一個禁錮領域,就是相當於一個平行時空,在我們原有的那個世界在複製粘貼一個一模一樣世界。

只要存在於被複制的地貌里的異能者,他也會被複制進禁錮世界裏,所以在這個世界中,只有異能者,就相當於一個減縮版的異能世界了。

當然,這裡的時間流速和現實世界的不一樣,大約這裡的一天等於現實生活的5個小時。」西凡小聲地解釋道。

「哦,聽懂了,但又沒完全懂。」西芸一臉好奇的問,聽完還是一臉好奇。

「砰」地一聲,段許誠他們三人連忙躲了起來,靜待了一會,發現並沒有異常就走了出來。

「剛剛那是怎麼了!」段許誠問。

「不知道,聽着聲音應該是煉體教的和別的人打起來了。」西凡說,「你們待在這裡,我去看看。」

西凡小心翼翼地穿梭在鱗次櫛比的房屋之中,忽然,他在一個露天的體育場看到了十幾個黑影。

其中有煉體教的人,還有一個別的勢力。

「好像是影教的人……」西凡小聲嘀咕道。兩個教會都是背對着他,他也具體認不出是誰。

他湊起耳朵聽,但雙方的聲音實在是太大,捂着耳朵都能聽見。

「你們把我們拉進來幹什麼?」煉體教的人衝著影教的人說。

「我們只是想潛力者不被藍星異能者協會的人給救走,所以布下了個禁錮領域。

至於你們被我們拉進來,又關我們什麼事?」影教的人囂張的說。

理所當然,在自己人的領域裏傲慢buff加滿。

「你們……」煉體教的人剛要說,他旁邊一個看着像是軍師的人對着他的耳朵嘀咕了幾句,那人就不再說話了。

「影教的人聽着,我們都是來抓潛力者的,我們各抓各的,不能擾亂對方。

我們公平競爭,不能玩老六打法。你們說行嗎?」煉體教的人以最大的限度說。

「好啊,但要是我們先抓住了,你們可不要拔刀自刎,後悔自己當初做的這個決定。」影教的人玩味的笑道。

「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煉體教的一個同樣滿身肌肉的大漢說道。

說完,影教的人就瞬間消失了,煉體教的人也不甘示弱,迅速加入到了抓潛力者的行伍中。

「這……兩大教會達成了共識,這該怎麼辦?」西凡再一次感到了緊張。

說完,他就回到段許誠所在的位置。

西芸看見西凡說:怎麼了西凡,沒有事吧。」

「沒有,只是煉體教的人和影教的人發生了衝突。」西凡安慰道,並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這樣啊,明顯我們可以使用離間計,激發兩大教會的矛盾讓他們自相殘殺,這樣我們就可以拖延時間等到你們會長的救援了。」段許誠說。

「行啊許誠,初中時怎麼就沒見你這麼聰明。」西芸一臉崇拜道。

「嘿嘿,深藏不露,深藏不露。」段許誠笑道,自己也算為他們三個人留了個後路。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西凡也越來越擔心西晨。

禁錮領域裏也有太陽東升西落的時間觀念。

他們走着走着,不知不覺間太陽就要落山了。

忽然,他們又轉回到之前的那家醫院。

「哎,對了,之前我給你們說的那個老雨還有印象嗎。」西凡突然想到自己還有個隊友。

「記得記得,你不是說老雨的能力是每個異能者協會都不可缺少的能力。」西芸說。

「對,我記得在暗中保護小段的時候,老雨和西晨就一直在醫院附近的一輛房車裡觀察着這周圍的情況。」西凡說。

「這都過去多少個小時了,他們應該早就轉移了。」段許誠說。

「我試試給他打個電話,希望他能夠沒出現意外。」西凡說完,就拿出手機從通訊錄里找到了「西雨」,並撥通了他的電話。

「嘟~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電話里並沒有響起西雨的聲音,眾人感到十分的無望。

「喲~在相同的地點遇到了相同的人,咱們可真是冤家路窄啊。」醫院的走廊盡頭響起了一個聲音。

西凡,西芸以及段許誠向走廊盡頭看去,好嘛,這不是最先遇到的煉體教的青哥嗎?

「怎麼?恢復好了又想再被我打一頓?」西凡看着眼前自己的手下敗將說。

「你那隻不過是偷襲,算不上什麼英雄好漢。再說了,之後我不是把你揍的遍體鱗傷嗎?」青哥得意地說。

「嘿,你還給我講英雄好漢?你那是以多欺少,我自己打你們四個,還倒下了三個,另一個,也是你青哥,狀況也不咋滴。」西凡一臉鄙夷的說。

「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青哥彷彿是被說的沒有了面子。

他轉過去看向被蒙住面的大漢,大漢用銳利的目光看向他,示意他不要再過多廢話。

隨即青哥就咽了口吐沫說,「這回你可跑不掉了,我知道自己打不過你,但你也別得意,這……」他說到這時頓了一下,本想隆重的介紹一下身後的人,沒想到讓潛力者的一句話差點給他噎死。

「你嗓子里卡鞋了嗎?」段許誠說。

雖然青哥聽到後又頓了一下,但隨即又恢復到一本正經的姿態。

「這是我們煉體教十大宗師之一的烈勇的得意弟子就在我身後,你今天算是是插翅難飛了。」當青哥說出烈勇時,心裏的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打不過還叫人,和一個小孩子一樣。」西凡鄙夷的看着青哥說。

「你別管這,能打敗你就行。」青哥笑道,對於西凡的諷刺他全然不放在心上,他等着看一會西凡被打敗時的狼狽模樣。

「就他嗎?看着挺厲害,但打敗我還得個一萬年。」西凡自信的說。

「哦,是嗎?」蒙面男說完,就迅速沖了過去朝西凡的天靈蓋重重砸下。

但蒙面男的速度在西凡面前就像蝸牛一樣慢的不行,他隨便一躲,就輕輕鬆鬆的躲過了蒙面男的一擊。

「你就這嗎?就只會躲嗎?」蒙面男冷笑道。他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速度型的異能者,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說,是很容易被溜的。

「躲也是一種實力,我這叫以守為攻。」西凡一本正經地說。

「切,說得這麼厲害,還不是打不過人家找的借口。」青哥小聲鄙夷道。

他的話隨即就引起了蒙面男的不滿:「你知道他是速度型的異能者也不告訴,而且從那裡傻愣着幹什麼,一起來圍住他,看他怎麼跑。」

「好。哥幾個,來,一塊把他圍住。」青哥吆喝着自己的幾個小弟,對西凡進行了包圍。

眼看着包圍圈越來越小,他死死的拽住段許誠和西芸的手,並小聲地說:「一會他們攻過來時,我就將你們傳送到別的地方,你們好好的躲起來,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