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 - 第四章 雙方激戰(上)

「青哥,根據調查,我們找的人就在這裡。」一個滿身肌肉卻帶着金絲框眼鏡顯得溫文爾雅的人說。

「看來我們比其他勢力更快一步。」被稱為青哥的人得意的說。

「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只是找一個人,並不想傷及無辜,要是有人不聽話,那我只能讓你們見見血了。」青哥兇狠地對段許誠幾人說。

說完,他就向病房裡看去——只有兩個男的,還有一個被他們堵回來的女護士。

「哪個是潛力者?」青哥回頭問調查過情況的人。

「根據調查,前幾天潛力者在盛隆酒店強行使用異能後,只留下了零點幾秒的氣息波動。因為潛力者還是未成年,強行使用異能會造成反噬。

所以我們就根據哪個人去了醫院就是潛力者,但同一時間,也有一個人被送到了這個醫院,所以我們也分不清哪個是潛力者。」

「你……你是幹嘛吃的!怎麼辦?難道兩個都帶走嗎?」青哥聽了這幾句話後,將怒火撒在這個人身上。

「喂,你們是幹嘛的,我還要睡覺,還要休息,請你們出去可以嗎?」段許誠鄰床也是真大膽,幾個滿身肌肉的大漢站在眼前還敢這樣說話。

「哈哈哈……」青哥輕蔑的笑了笑,彷彿在說你現在什麼處境自己不知道嗎,還敢如此狂妄。

「笑什麼啊,趕緊給我滾……」不等他說完,青哥就已經被突如其來的一拳打飛了出去,並且接連撞爛了好幾堵牆。

「你……你是異能者?還是個速度型異能者!兄弟們快上,不能讓潛力者落入別人手中。」青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毫無防備的被攻擊任誰誰都得吐點血。

「唉,演了幾天的戲了,終於等到你們了。沒想到你們煉體教的傢伙們行動這麼快。」此人邪魅一笑道。

然後他轉過頭,對着段許誠和護士說:「小傢伙們,躲遠點。」

說完,他就從床上彈射出去,雙拳猶如暴風驟雨般打在青哥身上。

這回青哥早有防備,雙手格擋住此人的攻擊。

雖說速度很快,但是力氣還是小了點。

與此同時,段許誠剛剛想要反辯說:「你和我們差不多大,有什麼年齡上的資格叫我們小傢伙?」

但此人說完後就立馬進行了戰鬥,段許誠只好將嘴邊的話咽回了肚子,並迅速和護士跑向遠處。

「快跑。」段許誠小聲的朝護士叫道。

等護士和他都跑到安全的地方,她終於能夠清晰地看到段許誠秀氣的臉龐。

「你是段許誠?」護士的害怕瞬間就被驚奇代替了。

「對啊。」段許誠回答道。

「真的是你,我是你的初中同學西芸啊,你還記得嗎?」西芸說。

「我不認識你,有可能我和你認識的人只是長得像並且重名了而已。」段許誠說完這句話後,感到了不自然。

「不不不,世界上或許會有好幾個段許誠,但西皖市段家的段許誠卻只有一個。」西芸說起段家時神色悲傷,她不想提這件事,但這也是她唯一相認的辦法。

「但我真的不認識你。」段許誠誠實地說。

「啊?難道你失憶了?怪不得我聽李醫生說有個人得了暫時性的失憶,原來就是你啊。」西芸自信的說。

「不會吧,我失憶了嗎?我覺着挺好啊。「段許誠一臉的不相信。

「那你說現在是几几年?」西芸問道。

「20……」段許誠剛要回答,那邊的打鬥聲就停了下來。段許誠也停下了話語,他們才認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麼的危險,居然還有心情相認。

完美的力量在極致的防禦面前還是顯得有些吃力,神秘人被打得遍體鱗傷。反觀煉體教教徒,三個小弟或多或少都有很重的傷勢。

為首的青哥因為實力比那三個人強,所以沒什麼大礙。

「躺在病床上才幾天啊,實力就這麼弱了,連幾個小嘍啰都打不過了?」一個電梯緩緩上升,到了他們這一樓層打開時,裏面空無一人,只有一陣陣涼意。

仔細一看,你就會看到很多風刃沖向煉體教的人。緊接着一個大漢在一瞬間身上就多出了幾道深深的裂痕。

「你還說我,你這也沒殺死一個。」之前的神秘人說。

「西凡啊,實力不行不要找借口。你要知道他們可是煉體教的。

雖說實力弱了點,但他們的防禦可是一流。你也不看看你現在成了什麼模樣。」後來的異能者看着狼狽的西凡說。

「切,你這也不是在找借口嗎?」西凡小聲的說。在看他沒有聽到後,接着再次找借口說道。

「他們人多欺負人少,有什麼好比的……」西凡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你們知道我們是煉體教的,為什麼還要來打攪我們的計劃?不怕教會把怒火撒在你們身上?」這時對方開口說話了。

青哥知道自己幾人本來還能和先前的那個人打個五五開,但奈何又來了個實力更強大的風系異能者,只好智取。

所以他通知了大部隊,祈求得到增援。他們前來支援也得花費一些時間,青哥就甩出煉體教的名聲來拖延時間。

「煉體教嗎?我們才不怕,只不過是異能世界一眾二流異能教會的末端罷了。我們藍星異能者協會可不怕你們。」之後出現的異能者說。

「晨哥,不要跟他們廢話了。現在潛力者的位置連一個三流教會都知道,恐怕我們再不轉移,越來越多的教會就會來搶奪潛力者。我們會很難保護潛力者的生命安全。」西凡突然意識到不對勁,慌張地說。

「好,那就速戰速決。」西晨說。

在如刀子般鋒利的風刃和變幻莫測的拳法下,煉體教教徒連一個回合都沒支撐住就倒下了。

「怎麼還沒來?快要撐不住了啊。」青哥已是遍體鱗傷,他帶來的那群小弟早已躺下。

「呼,一個也不剩,都倒地了。雖說煉體教是異能世界一眾二流教會的末端,但又怎麼可能就派這幾個嘍啰來?未免有些看不起我們異能者協會……」西凡話音未落,遠處就走來了幾道強大的氣息。

「本地的土著協會?只不過在異能世界的混得還行,在藍星上的可沒幾個厲害的。」一個約莫40多歲,但對於別的煉體教教徒來說,他的身上幾乎都沒有什麼爆炸性的肌肉。

「哦,是嗎?那就讓你看看你口中所說的土著協會的厲害。」西凡說完,一個「瞬移」就來到了男人面前。

西凡看着比自己不知道高几頭的男人,迅速用了全宇宙最陰險的攻擊方式。

不過,煉體教之所以被有煉體二字,肯定煉的不只是全身的肌肉,還有一些器官……

「啊啊啊,好疼啊。沒想到你那裡那麼硬。」西凡大意地說。

「哈哈哈,兩個跳樑小丑也敢擾亂我們的計劃。」說完,他一拳揮向西凡,西凡只是輕輕一動身,就會來到西晨旁邊。

「哎喲,光有力量也不行啊,沒速度也打不到我啊。」西凡對眼前的這個煉體教的「另類」人說

「速度?我是沒有,但就你那撓痒痒的力量是比不過我的。」為首的男人說,「不廢話了,你們幾個去找潛力者,你去救那幾個人去,我自己和他倆打。」

西晨和西凡看着男人給小弟分配工作,把他們忽視的場景就是在瞧不起他們。

「風系異能,狂風吹。」西晨說。

接着,一道道狂風就吹向了一眾肌肉男。

「大家注意,別讓狂風把你們吹走了。」為首的男人對着實力不行的人說。

「來,小傢伙們,你們兩個的對手是我。但和我打千萬不要分心喲,小心我一拳把你打到ICU。」男人笑着對西凡和西晨說。

「哎?副會長怎麼還沒有來,會不會是半路上遭到了阻擊?」西晨若有所思道。

「算了,西凡你是速度型的異能者,你快去救潛力者,讓我來拖住他,爭取能撐到副會長來支援。」西晨對西凡說。

「好的,你自己多加小心。」西凡說完就瞬間消失不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