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 - 第三章 疑雲重重

「這人傷的真厲害,趕快送到二樓骨科進行治療。誰是這個人的家屬?這個人傷得很重,醫療費起碼幾萬。看完後記得交錢。」門外那個同樣神色傲然的人看着被黃天宇踹的那個小弟說道。

「副院長,好像是這個病房裡的人踹出來的。這個人很狂妄,周護士都警告他了,他還這樣大吼大叫的。」只聽得病房外有認識副院長的人給他說。

「哦?讓我來看看,是誰在黃家投資的醫院裏這樣囂張。」副院長說道。

「還有,不要喊我副院長,要叫我院長。」

「哦,副院長是嗎?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讓你滾出這家醫院?」病房裡傳出一個聲音,雖然有點熟悉,但陳副院長想不起來了。

他也懶得想,他想要看看是誰在大言不慚,敢對自己不敬,就是對黃家不敬。

「我都說了要叫我院長,要讓我說多少遍?還有,你算什麼東西?讓我滾出這家醫院,你怕不是腦子有問題吧?要不要我拉你到腦科去探討一下人生哲理?」陳副院長邊說邊走進病房裡。

「是我踹的,是我惹的,你能把我怎麼辦?還有,這個人不治也罷,送到火葬場去吧。」黃天宇看見熟人來了,不僅氣焰沒有消,反而更加生氣了。

陳副院長走進來正眼都沒瞧黃天宇,剛想罵他算個什麼東西,他終於想起這是誰的聲音了。他鼓足勇氣,希望眼前這人只是聲音像點。

但事實並不然,眼前的人就是他自己的金主爸爸。

「哦~原來是陳副院長啊。我一向說話都很囂張,但見了陳副院長我還是得客客氣氣的給您說話。你說是嗎,陳副院長?」黃天宇陰陽怪氣的說著,並把最後四個字重重讀了一遍。

「哎喲黃少,你這是在折我的壽啊。小的怎麼能敢讓您這樣?是我有眼無珠了,沒能第一時間認出是黃少。」陳副院長沒了之前的傲慢,反而是跪在地上用手給自己來幾個大逼斗,乞求黃天宇能夠原諒他。

「行了行了,看在你還能為我們黃家出點力,我就不懲罰你了。」黃天宇說完,陳副院長如釋負重,屁顛屁顛跑到黃天宇跟前說:「黃少很少來我們醫院裏,在外面又難以碰面。好不容易遇到了,請黃少隨我到貴賓室里,好好招待黃少您。」

「什麼意思?你還盼着我經常來你們醫院?」黃天宇「抓住關鍵」呵斥陳副院長道。

「哪敢這樣,我只是表達和黃少許久未見。」陳副院長一臉想要討好黃少的表情。

「別這麼文縐縐的,愣着幹嘛,貴賓室在哪?快帶我去清靜清靜。」黃天宇急忙地說。陳副院長還是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這也算是完成影子大人的任務了。

「好嘞好嘞,請黃少隨我走。」陳副院長笑道。

「還有,你們這個護士敢管我,你身為副院長你看着辦。」黃天宇還不忘剛才的事情,對着陳副院長說。

「好嘞,等下我就去處置。」陳副院長也很無奈,這小妮子不上網嗎?連黃家大少爺都不認識,這下倒霉了吧。

「等……」段許誠吃了一場瓜,待黃天宇走了他才想起自己還有很多問題問黃天宇。

「哎~愁啊!睡了一覺,感覺世界都翻了個天。」段許誠身心疲憊,躺下來準備休養精神了……

等到了貴賓室,陳副院長問黃天宇:「黃少無緣無故來到醫院,肯定有什麼要事吧。」

「老油條不愧是老油條,這次來醫院是家裡的安排,來探望一下段許誠。」黃天宇一臉不情願的說出「探望」二字。

「這……段許誠是何人?」陳副院長問。

「就是咱西皖市以前的那個段許倆大家族之一段家的長子。」黃天宇說。

「段家啊~以前也是在西皖市輝煌無比,但我聽說這兩天段家被拔了根,許家好像也受了牽連,怎麼回事啊黃少?」黃天宇一臉凝重地說,擔心是不是有外市甚至是外省的大家族插手西皖市的企業。

「這你就不用問了,也不用擔心,是我們黃家乾的,幾年後說不定我們黃家以後將會成為龍國南部的第一家族。到時候少不了你的份。」黃天宇看出了誠副院長的擔憂。

「那就太感謝黃家了。以後我生是黃家的人,死是黃家的鬼,黃少讓我幹嘛就幹嘛。」陳副院長大笑道。

「那個段許誠,他到底怎麼了?」黃天宇問道。

「我不太清楚,這幾天都泡在美女中,對於醫院的事我沒太注意。」陳副院長說。

「都六七十歲的身體了,能吃得消嗎?黃天宇笑着問。

「老當益壯,老當益壯,關鍵還是大力丸的作用。黃少什麼時候需要可以找我要,保證大幹五個小時都沒問題,嘿嘿。」陳副院長邪惡的笑着。

「好了好了別扯了,回歸話題。你不知道就問問段許誠的醫生,問問他是什麼情況。」黃天宇一本正經道。

「好嘞」陳副院長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在響鈴的時候問黃天宇「黃少,黃家不都把段家連根拔了嗎?為什麼還要派你來探望段家的人?」

「誰知道呢,可能是端了段家怕有損功德吧。畢竟段家以前也是個西皖市有名的大慈善家族。可惜啊,端了段家當天,一個人也沒有出來幫助段家,段家的人現在應該在後悔自責吧」黃天宇笑着說。

「嘟嘟嘟嘟嘟……喂,陳院長,有什麼事嗎?」電話那頭響起了一個40歲左右的男聲。

「哦,我想問一下,你負責的那個段許誠是怎麼的一種情況。」陳副院長打開聽筒說。

「段許誠……前兩天送來的那個?頭部遭到猛烈的撞擊,造成了短暫性的失憶。」男生回答道。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行了我知道了。」說完陳副院長就掛斷了電話。

「黃少你聽見了沒,短暫性的失憶,就是一部分事情想不起來,需要經過刺激才能回想起失掉的那些記憶。」陳副院長說。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醒來之後沒有第一時間問我蘇渺的事,我還以為段許誠是個冷漠的人。當然,蘇渺也挺有料的……」黃天宇舔着嘴唇,腦海中還想着當時的畫面。

「這也是黃家的人把他搞成這樣的?」陳副院長問。

「準確的來說是我乾的。」黃天宇笑道。

「原來是黃少啊,我就說段家在西皖市有勢有力,除了黃家也沒有誰敢欺負他。」陳副院長說。

「當然,那也是過去的段家,現在的段家誰都可以被欺負了。哈哈哈。黃天宇狂笑道。「段許誠啊段許誠,你肯定想不到終究有一天我會把你弄成這樣吧!哈哈哈……」笑聲回蕩在整個醫院裏。

「啊……睡了一覺真舒服」段許誠伸了個懶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