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異能者:世界不能失去觀測] - 第一章 危機

「黃天宇,你要幹什麼!有什麼事沖我來,欺負我女朋友算什麼本事。」段許誠漲着通紅的臉對眼前這個囂張跋扈的人說。

他看着這個高中時期猶如舔狗一樣追求蘇渺的黃天宇,怎麼也想不到現在會那麼的囂張。

早在他的高中同學邀請他參加所謂的同學聚會時,他就知道所謂的同學聚會不就是昔日的同學在一起相互比攀自己過得有多好。

他也不好意思拒絕,畢竟作為當時班裡有名的富二代,很有必要去參加。再說了,過一周就是他25歲生日,他也可以借這個機會聯絡一些沒有聯繫方式的同學,一塊來參加他的生日宴。

但這些年段許誠家裡過得並不好,他父母的生意不知道被什麼勢力打壓,家裡的景氣是一年不如一年。富二代變成了負二代。

雖然如此,但他還是不想去,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之前的仇敵,當年被他狠狠的羞辱過的黃天宇——他從父母嘴裏聽說,以前的黃家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不知道是傍上什麼大人物還是抓住了商業上的好時機。

他很擔心黃天宇會再想起高中時期死纏爛打蘇渺,最後他不得不出面教訓黃天宇的事情。

但他還是硬着頭皮去了,他期望黃天宇能夠忘了這件事。

起初還好好的聊着,但是過了一會,都喝了幾瓶酒時,有人卻有意無意地提起了這件事。

段許誠也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故意的,但是這句話確實惹怒了黃天宇,才有了開頭的情況。

蘇渺,自己相處了7年的女友。他第一次了解這個人還是在一個別人閑暇時聊的八卦中,他對蘇渺這個人很感興趣,於是就記住了她。

沒過幾天,他就偶遇了蘇渺。並不是單純的偶遇,還是因為關於蘇渺的那個八卦,她的男朋友(現在是前男友)想來想去咽不下這口氣,就來報復她。

段許誠剛好碰見,就盡一個從小接受良好教育的人的義務,幫助了她。或許這就是緣分。欺負他的那群人一看是學校有名的公子哥,就灰溜溜的跑了。

他倆一見鍾情,段許誠見眼前這個女人有着傾城傾國的容貌,哪會有英雄不愛美女的?

況且段家並不是什麼豪門貴族,如今的實力還是靠段家段許誠的父母一手辦大的。

因此段家不存在什麼家族之間的聯姻,並且段許誠父母的思想也不落伍,支持兒子的決定,對於戀愛這種事他們是不會插手的。

蘇渺也聽說過他一個充滿正義感並且能夠保護她的男人,怎會不喜歡?於是他倆就開始了戀愛。

這一處就是7年,蘇渺對段許誠照顧的無微不至。段許誠也第一次感受到除了他母親之外的第二個女人對他如此關心。

他雖是富二代,但是他家裡從小就教他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

對於女朋友的各種想要的東西,他總是會盡自己的努力去滿足。

蘇渺也很喜歡這種生活,和段許誠在一起的日子,比什麼都重要。

當段許誠家裡出現情況時,他並未告訴蘇渺,他知道蘇渺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即使自己身無分文也不會嫌棄自己的人。

但他還是保守起見,等到家裡度過了這次困難再給她說。

為了不再想這件事,他就帶着蘇渺來到了同學聚會,轉移一下注意力。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尤其還是兩個當年對黃天宇欺辱的人。

趁着酒勁,其他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同學就一個勁的添油加醋,生怕自己的人生會因為錯過這個看戲的機會而鬱郁終生。

黃天宇動了,他徑直來到段許誠面前。段許誠也礙於面子,也站了起來面向他。

黃天宇看着他,輕蔑的笑着,夾雜着三分期許,三分憤怒和四分的嘲笑。

段許誠也看着他,面無表情地看着,他彷彿從黃天宇的眼裡看出了嘲笑,似乎是在說,自己現在是什麼處境不知道嗎?別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我就算是把你揍到醫院,你的父母也不敢說什麼,畢竟你父母還有求於我們家,識相點就坐下。你要是違抗我,我一個電話下去,西皖市就會少一個家族。

段許誠感受到他的囂張,但他並未坐下,因為他的自尊不允許他這樣。

黃天宇饒有趣味的看着他,轉頭看了看蘇渺,並對他說:「段許誠我可是給過你機會了,今天咱倆這事不解決了我咽不下這口氣。」

段許誠看見他的表情,警覺道說:「你想怎麼樣?」

黃天宇笑着看他,並一臉猥瑣樣的看着蘇渺,說:「你給我跪下來磕兩個響頭,再從我胯下鑽過去,咱倆這事就算完了,好讓你也體會體會當年被你當眾羞辱時的感受。或者……」

黃天宇話還沒說完,段許誠就直接拒絕了他這個無理的要求並說:「你想都不要想,就算我跟你魚死網破,我也不會答應你這無理的要求。」

黃天宇哈哈大笑,說:「你覺得你還有選擇的餘地嗎?這就是你的第二個選擇……」她邊說邊抓住蘇渺的頭髮,將她拖到了包間自帶的沙發,並把他摁在上面。

他一臉邪惡的對着段許誠說:「或者你讓你女朋友陪我玩玩,這件事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

你不同意的話也沒關係,我就替你從這兩個選擇里選。當著「段大少爺」的面騎了他的女朋友,想想就覺得很爽。哈哈哈……」

他刻意的將「段大少爺」加重了語氣,就是想讓段許誠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

他扭過頭,對着蘇渺說:「當年我是如此的追求你,你卻那樣對我。現在我也要讓你體會體會那種感覺。早知道有如今的這個事,你還不跟當時就答應我,我還可以讓你有些面子的。

但現在你這樣的女人我更喜歡,尤其是別人的女朋友,並且還是當著他男朋友的面。」

蘇渺的臉漲得通紅,她什麼時候被一個人這樣侮辱過,於是就伸手扇了黃天宇一個耳光,並對他說:「你敢動我一下試試,你信不信我這就叫我男朋友告訴我們爸媽?到時候把你教訓的你爹媽都認不出來,到時候你在後悔就晚了。」

黃天宇被扇的措手不及,他想不到表面看上去柔情似水的人如此大膽,敢打自己。

但他卻只是大笑起來:「我就是喜歡你這種表面看上去人畜無害的樣子,干起事來不知道得有多yd。」

接着黃天宇眼睛裏閃着亮光的看着蘇渺,蘇渺心裏很害怕,死也不能被這樣的傢伙玷污。

其他看不下去的人也紛紛勸說道,「黃天宇你不要得逞了,要是真讓許誠他爸媽知道了,你的下場指不定有多慘。」

「黃天宇看在大家都是同學一場的面子上不要再計較了」

「黃天宇你真噁心,人家兩個人不就是羞辱你了嗎?你這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