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殺不死我的只會使我更強》[異能:殺不死我的只會使我更強] - 第004章 英雄

只見男人正呈一種詭異的姿態死死盯着季青臨!

他彷彿沒有骨頭一般,頭顱一百八十度地扭到身後,雙眼緊緊地盯着季青臨,沾染大量鮮血的嘴角咧到了耳邊,無聲地笑着。

怪物!這一定是怪物!

一瞬間,季青臨只感覺全身似乎被觸電般,渾身上下起滿了雞皮疙瘩,頭皮發麻。

恐懼感再度籠罩而來,並且是那種深深烙印在心底的驚恐。

男人似乎發現了季青臨膽戰心驚的怯懼目光,臉上的笑容愈發熾烈。

他冉冉站起,轉過身,緩緩地朝着季青臨踱步而去。

男人走得很慢、很輕,但似乎每一下都踩在了季青臨的心頭。

他每走一步,季青臨都感覺心臟驟停一瞬。

彷彿死亡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正在以肉眼可見的方式逼近。

季青臨的兩腿發軟,渾身都在打着冷顫,眼淚再度不爭氣地噴涌而出。

他真的特別想立馬就轉身逃走,可是身體卻完全不聽使喚。

況且,也根本無路可逃。

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嗎?

哪怕上去揍他一拳也是賺的啊!

縱使他內心萬分焦急,但仍舊無可奈何,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充斥在他的心頭。

他這輩子從未親眼見過如此詭異的景象,所以也不知該如何去處理。

男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季青臨的心也隨之愈發壓抑。

就只能認命了嗎?

「你到底是誰!」

季青臨用盡全身力氣,終於擠出聲音如蚊蠅般細微的一句話。

男人並沒有回答他,只是笑容越發猖獗,腳下的步伐也逐漸加快。

當死亡臨近,季青臨反而沒有之前那般惶恐,只是靜靜地等待着死亡的降臨。

當他已經意識到泰山遲早都會崩的事實時,也勉強做到了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但這毫無意義。

一念之間,男人已經走到了季青臨面前。

他伸出右手,推開房門,死死地扼住季青臨的喉嚨,將其拽到外廳,抵在牆上,高高舉起。

痛!

難受!

季青臨雙腳懸空踢踏着,身體的本能使他雙手抓向喉嚨處,欲減輕擠壓的力道。

此刻,他只感覺呼吸道像是被堵住一般,喘不過氣來。

不過窒息的難受程度倒是其次,更痛苦的是頸部血液不暢通,導致眼睛充血、腫脹,整個頭似乎都要炸裂開來。

他瞪大着眼睛,清晰地看到了眼前男人嘲弄的目光。

按男人能夠乾脆利落地穿透老媽的胸膛來看,他分明可以將自己一擊抹殺,但他並沒有這麼做,顯然是想要戲弄自己一番。

驟然間,男人充滿笑意的眼裡一陣紅芒閃爍。

眼冒紅光?!

「咚咚咚!」

敲門聲再度不合時宜的響起,季青臨也聽到了這道沉悶的聲響。

這次又是誰?

是樓下的住戶聽到了動靜?還是左鄰右舍的熱心鄰居?

季青臨猜測着。

趕緊走吧……好奇會害死貓的啊!

「咚咚咚!」

別再敲了……你真的會死的啊……

在這次敲門聲結束後。

門那頭總算沉寂下來。

季青臨也開始審視、回憶自身的膽小懦弱。

原來小說、電影里那些都是騙人的啊……

只有真正經歷過這種事,才能體會到恐懼帶給人的影響——特別是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可笑啊,曾經我還以為能像那些主角一樣,迎難而上、冷血無情、殺人如麻,最終拯救世界被人們讚揚,做一回英雄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