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殺不死我的只會使我更強》[異能:殺不死我的只會使我更強] - 第003章 俯瞰

首先進入季青臨視野的是一個中年男人。

男人雖然早已步入中年,但眉宇間仍尚存着一絲獨屬青年才俊的儒雅與斯文。

只是……此時的老爸卻讓季青臨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

男人飽經風霜的臉龐上濺滿了血液,嘴巴緩緩張合,似乎在咀嚼着什麼。

猩紅的液體從他的嘴角順着下巴流至脖頸,但他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適感,反而神情間滿是享受……

季青臨將目光向下移動。

只見男人的白色襯衫已經被星星點點的鮮紅血液點綴得詭異而可怖。

他的右臂襯衫袖子上沾染的血液更多,整個手腕以及小臂處都被沁成了一片殷紅。

季青臨再次將門縫稍稍張開一絲半縷。

終於,他看到了發出尖叫聲以及男人身上血液的主人——他的母親。

此時,女人正躺在一片血泊中,一動不動。

看見這一幕,季青臨險些驚叫出聲來,隨後連忙用手死死地捂住嘴巴,全身冷汗直冒,短短時間便浸透了後背。

他的心砰砰直跳,就連視野都開始有些扭曲、模糊,眼淚也隨之無聲地奪眶而出。

緊接着,他的耳邊響起了嘶鳴的嗡嗡聲——他耳鳴了。

直至最後,他彷彿已經聽不見任何的聲音,腦中一片空白。

似乎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他與躺在地上的那個女人。

原來什麼目眥欲裂,心痛欲絕等等形容人心痛的語句都很無用。

真正極大的悲傷,心是空的、死的、麻木的、蒼白的,似是全身的知覺,都在目睹那慘烈的一刻丟失了,全身的血液,都在那鮮血瀰漫的一刻,乾涸了。

女人的雙眼安詳地半閉着,嘴角竟怪異地掛着一絲幸福的笑容。

她的左胸被破開了一個大洞,血肉模糊,原本應該在此處的心臟此刻竟是空空如也。

粘稠、猩紅的血液從她的左胸流淌而下,穿透衣服在地板上朝着四周瀰漫著,宛若一朵血色的花朵正在悄然綻放。

季青臨回過神來時,甚至能夠透着那小小的房門縫隙聞到空氣中充溢着的鐵鏽腥味。

一時間,他只感覺胃裡在瘋狂翻騰,似乎下一秒就得將昨天的食物嘔吐出來。

正當他想做點什麼的時候,男人動了。

他走到女人的身側,背對着季青臨這邊,屈身蹲了下去。

片刻後,季青臨只能透過男人的後背看出後者的手臂正在瘋狂擺動,往嘴裏輸送着什麼。

耳邊也傳來了不停歇的撕咬聲與咀嚼聲。

季青臨的身軀忍不住顫慄起來。

他……他竟然在吃老媽。

季青臨死死地咬住舌尖,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眼下,他只感覺好似有人在用刀捅他的心臟般。

明明不是肉體的痛苦,卻覺得根本承受不住,哪怕他感覺到了咬破舌尖所溢出的鮮血味,也完全無法抹去內心的痛苦。

做點什麼,得做點什麼!

他在內心不斷對自己說著。

快動啊……動啊!

但此刻,他只感覺自己的腿彷彿失去了知覺。

或許是非常恐懼,或許是太過懦弱,他最終只能待在原地像個石像般紋絲不動地站立着。

這時,他才察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