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皇豪婿》[醫皇豪婿] - 醫皇豪婿第3章  三天不喝水(2)

,男孩就叫夏元,女孩就叫夏初晴。
便在這時,只見晴晴因為跑得太急,一不小心就摔在了地上。
不要打我。
晴晴身子縮成了一團,不停地發著抖。
住手。
夏塵再也忍不住了,發出了一陣暴吼。
他已經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確定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了。
此刻,他滿腔的怒火。
只不過是一個沈家的下人,竟然敢如此的虐待他的女兒,真是可恨到了極點。
那中年婦女被嚇住了,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攻擊,一邊抬頭往鐵門處看了過去。
不過,當看到夏塵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時,她馬上就冷靜了下來,瞪眼道:你是什麼人?
你知道老娘是誰嗎?
敢在沈家中對老娘大喝小叫,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她把夏塵當成是新來的沈家傭人了。
夏塵一邊走過去,一邊冷冰冰的問道:晴晴到底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把她往死里打?
中年婦女冷哼道:這小賤貨天天尿褲子,不打她是不會長記性的。
夏塵道:晴晴只是一個六歲小孩子而已,尿一下褲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用得着打得這麼嚴重嗎?
他可以想像得出來,這些年來,晴晴過得有多慘。
夏塵的眼睛不由得有點濕潤了。
自從懂事以來,無論吃過多少的苦,遭到多恐怖的危險,他從來都沒有流過一點淚的。
但是現在看到了女兒的遭遇,他這個鐵漢子也忍不住要哭了。
禽獸不如的東西。
夏塵怒吼一聲,衝上前去,一腳狠狠地踹在了那中年惡婦的肚子上。
中年惡婦慘叫一聲,摔飛在了五步外。
晴晴站起身,十分開心的拍手贊道:叔叔,打得好。
夏塵不再理會那貨,蹲下身去將晴晴緊緊摟在了懷中,歉疚無比的道:晴晴,對不起,爸爸回來遲了,讓你受了那麼多的苦。
晴晴驚喜萬分的道:叔叔,你是晴晴的爸爸?
一直以來,她都非常希望有一個爸爸的,這樣子就可以保護自己和媽媽了。
現在看到幫自己打倒壞人的夏塵就是自己的爸爸,這讓她如何不開心。
夏塵點頭道:不錯,晴晴,爸爸回來了,爸爸以後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你了。
那個中年惡婦忍着痛掙扎着爬起身,有點意外的道:你就是那個廢物夏塵?
夏塵抱着晴晴站了起身,面無表情的瞪着那貨:只不過是下人而已,竟然敢虐打我夏塵的寶貝女兒,不可饒恕。
中年惡婦恢復了少許冷靜,一臉的不屑:夏塵,你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敢在我面前囂張,真是不知死活。
你知道老娘是誰嗎?
老娘可是二小姐的人,你竟然敢打我,二小姐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然而,她話剛說完,夏塵便抱着晴晴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她面前,一巴掌就狠狠地扇了過去。
那貨猝不及防,被擊了一個正着,臉頰頓時便變得紅腫無比起來,如同豬頭一般。
她再次慘叫摔坐在了地上。
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給宰了。
夏塵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感受到了夏塵的殺氣,中年惡婦嚇得身子不受控制地發起了抖來。
晴晴到底哪裡得罪了你?
為什麼要這樣子虐待她?
夏塵冷聲喝問。
中年惡婦聲音發顫的辯解道:她天天尿褲子。
晴晴反駁道:晴晴沒有尿褲子。
夏塵看向了晴晴的褲子,確實是有點濕,但是並沒有一點的尿騷味,看起來就是被清水弄濕的而已。
他頓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那就是這貨看到晴晴沒有尿褲子,為了找借口虐待她,於是就用清水弄**她的褲子。
一想到如此,夏塵便感覺憤怒到了極點,身上散放出濃濃的殺氣。
他從來都沒有那麼一刻這麼的想殺人。
一時間,方圓百步之內,如同地獄一般。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