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仙人》[一號仙人] - 第1章 瞻京城

瞻京古道西,望海城闕旁。

虯河水道輾轉綿延千里,自南朝北,跨過十萬大山深處,直入北洋。依水而立起萬千城鎮,而虯河中部的九轉河道處的望海城樓,方圓數千里肥沃的土地只定居着數萬人口,而南來北往的人卻絡繹不絕。

只因這片土地的主人是當今大陸上最為顯貴的修真宗門之一的太清宗的屬地。太清宗位列九天十地中的九天,又因其宗門門風清嚴,修士皆為雅士,治下的城池雖歸大乾王朝管理,但行人住戶都有賦稅徭役的減免,即便是在民間也飽受讚譽,若不是地處大乾極北,靠近妖獸所據的十萬大山,人們會更為趨之若鶩。

太清宗收徒與九天十地的其他宗門都不相同,既不像九天中的蜀山劍仙般需比武收徒,也不像東海蓬萊般由靈寶擇主,更無需如十地中的儒門書院般講究文治武功。太清宗收徒顯得格外隨意。

太清宗分內外二院,外院便在太清宗所治城池中的守衛司、稽查司等機要中傳授修真練體法訣,雖功法在修真界中算不上一等,但這些機構卻也不避諱農戶商賈乃至邢犯之後代,如今虯河東岸所屬太清宗之地,太清宗外門功法算不上秘密,但能參悟出門道,得窺仙途之人卻寥寥無幾,大多都只能止步練體期,但宗門功法的外傳也使得虯河北境年年獸潮時,即便是普通的農戶提上劍也能與外圍野獸有一博之力。

內院收徒卻十分神秘卻從未傳出標準,只是每隔一甲子向外傳出消息,然後杳無音訊。直至哪年獸潮來臨,人們才會發現太清宗內院多了幾個築基期的新面孔在斬殺妖獸,而這些突然出現的面孔或許昨日還在城中擔任城門守衛乃至販菜做廚。這也是整個北境吏治清廉的原因之一,沒人知道自己身邊的人是不是太清宗真正入門的修士,各自都相敬如賓。

而今年,距離上次收徒,已過了一個甲子,太清宗雖還未放出消息,但整個大乾乃至鄰國的樓蘭國乃至極西之地的西胡國都有大批人馬提前出發湧入北境。

瞻京城下,素衣在城門穿行而過,挑着扁擔的老農,挾着籃筐的老嫗,還有一群群穿着布衣的孩童跑過城門進城去。城門口的守衛一老一幼,年邁的那位居右,銀髮滿頭,但身披漆黑的重甲卻依舊身材挺直,那位年輕的甲士握着比自己高出快一丈的長矛,同樣的重甲他卻只能略微靠着城門牆壁才能挺直身板,烈日當空,滿臉都是豆大的汗粒,他卻也未曾擦拭。

那伙跑來跑去的小孩子好像認識他一樣,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地跑,他也未曾理會,直到有個扎着羊角辮的小女孩走到他跟前,拽了拽他的甲袍。

「別動,我在執勤。」

小女孩又拉了兩下,他才四處張望下,又與那位年邁的甲士對視一下,看到對方臉含笑意,他就用空着的手摸了摸女孩的頭,然後蹲下來與其平視。

「怎麼了?可不能因為今天休沐就不想着讀書哦,要好好讀書呢,小囡囡。」

小囡囡面露嫌棄的拍了拍正在揉自己頭的手,說道:「許應哥哥,我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你不能摸我的頭了,會長不高的。」

許應手上的動作就換成了摸她的羊角辮,說道:「好好好,我不摸了,小囡囡來找哥哥怎麼了?」

小囡囡看着蹲下的哥哥,掏出塊布來替他擦起了臉上的汗。許應笑着看着小囡囡的動作,卻也沒停下手上的動作。當她把許應臉上的汗液和泥漬擦掉後,還伸出手來掐了許應的臉。

許應雖是城門守衛但卻沒有其他守衛那樣魁梧的身材,兩相對比下反而顯得有點羸弱,不過看許應那還帶幾分稚氣、白白凈凈的臉,搭上那身漆黑的重甲,添了幾分英氣,配上那雙清澈但又有幾分狠厲的眼眸,顯得格外協調。

「大娘讓我來看看你,讓我跟你說不守夜的話,要早點回家,最近城裡人多,要注意安全。」

許應應了下來,然後又用點力地揉了下她的頭,對着旁邊正在跑着的孩子群們揮了揮手,那些孩童跑了過來,許應指了指帶頭的那位最為高大的男孩,說道:「阿哲,幫我送下小囡囡回徐大娘家。都多大了,來幫我干點正事。」

「我才不用他們送呢!我已經長大了!」

「好的,許應老大!」阿哲立刻向許應拍了拍胸脯,便帶着小囡囡和一夥小孩子走了。

看着遠去的小孩們,許應又面帶愧疚的望向身旁那位年邁的甲士。

「抱歉了,賈師,妹妹今天休沐,便來找我了,往常上學時都沒時間來看我的。」

「沒事的,那是你妹妹啊?小孩子真有靈性。」賈師面含笑意的看着許應。

許應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