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 - 第8章 居然栽了

唐玉澤他自己心中也清楚,這些都是蘇家給他的教訓,他根本就無法招架。

尤其是今日上早朝之時,平時與他交好的文武百官全都直接對他甩了冷臉。

一下子從雲端跌落下來,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脫離了蘇家,他什麼都不是,沒人會賣他面子。

雖然只過了一晚上,可昨天晚上那麼大動靜,唐家的消息早就傳遍了京城。

下了早朝,他便帶着劉卿雲和一雙兒女跪在了蘇府面前請罪,只希望蘇家能夠念在從前的情分上,放他一馬。

聽完春黛講完,唐覓平靜的臉上沒有任何波動,只是打了一個哈欠,露出了滿臉的疲憊之色。

原主已經死了,他們得到這樣的下場都是咎由自取,即便是殺了他們,原主也回不來了。

而且人心這東西最難琢磨。

也許現在他們是有一絲絲的後悔,可要是有回頭路走。

他們只會做的更絕,嚴防死守着不讓蘇嬤嬤回蘇家報信,那原主就真的死的悄無聲息了。

「小姐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會,奴婢不吵您了。」

春黛說話的聲音小了許多,攙扶着唐覓躺下便走了出去。

唐覓閉着眼睛假寐,耳邊沒了動靜,她這才又睜開了眼睛。

這房間里只有她和司陌白了。

在這古代,男女共處一室可是大忌。

但是沒辦法,昨天晚上兩人可都是將死之人,哪有時間考慮那麼多。

不過蘇家的人會放心將她與一男子共處,大概是因為現在的司陌白現在和死人差不多了。

吃了東西,果然體力已經完全恢復了。

翻身下床,唐覓便走到了司陌白床前,看着哪張俊臉咂舌道:「嘖嘖,這麼帥,要是死了那太可惜了。」

隨即將手搭在司陌白的手腕上,唐覓閉眼認真感受了起來。

片刻,她猛的睜開了眼睛。

震驚道:「火毒?他怎麼會中火毒,這不可能!!」

這火毒是唐家的不傳之秘。

唐家的醫術分醫毒兩種,一種治病救人,一種便是天下奇毒。

從前爺爺在時,只教她醫術,從來不准她學毒經,後來爺爺去世了,她才得以接觸。

醫毒不分家,好長一段時間她都沉迷於研究毒術中無法自拔。

因為是不傳之秘,她一直都以為只有唐家才有這種奇毒,怎麼也沒想到這異世居然會出現。

世間萬物相生相剋,能有這種奇毒,自然也會有解藥。

想要解這種毒,首先就是要找到千山雪蓮,其他的輔助藥材倒是很常見。

火毒是由鳳凰草上提取出來的毒素,這種草藥生長在火山口,奇毒無比,也是一直特別罕見的毒草。

(純屬虛構,不必當真)

不管是鳳凰草還是千年雪蓮,這都是罕見植物,千年難得一遇。

看來想要解毒也沒那麼容易。

本以為自己是來自二十一世紀,又是中西醫全能聖手,再加上唐家千百年來的傳承。

在這架空落後的古代怎麼著也能混的順風順水。

沒想到啊,她引以為傲的醫毒現在居然也起不到作用了。

這第一個遇到的病人栽了。

而且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