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醫妃權寵!煞神冷王自請上榻] - 第6章 聒噪丫鬟

蘇靖宇很快便倒了水過來。

甘甜的水入喉,唐覓咕嚕咕嚕一口就將一杯水喝光了。

隨後呼出一口氣,這才感覺恢復了一點力氣。

蘇靖宇心疼道:「還要嗎?要的話五舅再給你倒。」

「倒什麼倒。」蘇靖遠白了他一眼淡淡道:「覓兒該是餓了,買點粥來給她吃。」

唐覓忙不迭的點了點頭,咽了咽口水迫不及待道:「餓,我餓。」

她現在只想吃,快餓死了。

「等着,五舅舅給你買好吃的。」

蘇靖宇接過水杯就腳步匆匆的出去了。

蘇靖遠小心翼翼的攙扶着唐覓又躺下了,看着這張與小妹八成像的臉,忍不住又紅了眼眶。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受委屈了怎麼不告訴舅舅們,你外祖父和外祖母都時常念叨着你呢……」

對於唐覓來說,眼前的人就是一個陌生人,今日算是第二次見面了。

但是此時她卻感覺到了心痛和委屈,也許是受原主的影響吧!

那眼淚就那麼順着臉頰滑落了下來。

蘇靖遠看着就更心疼了,一想到她受的委屈,就恨不得將唐玉澤碎屍萬段。

就在唐覓懵逼的時候,一雙略帶着老繭的大手輕輕替她拭去了眼角的淚。

「不哭不哭,以後跟着舅舅回蘇府了,就沒人再敢欺負你了。」

一種與生俱來的熟悉感讓唐覓感覺眼前的人很是親近,彷彿他真的就是自己的親舅舅一般。

原主的母親蘇婧姝是蘇家最小的女兒,也是唯一的女孩。

老來得子的蘇老夫人和蘇老太爺將她視為掌上明珠 。

上頭的五個哥哥更是將她放在心尖尖上寵着。

原主作為蘇家唯一的外甥女,自然也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而在現代,自從爺爺去世以後,她便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從那以後,她便再也沒有感覺到過親情。

面對蘇靖遠的寵愛,她情不自禁感動道:「多謝二舅。」

蘇靖遠摸了摸唐覓的頭,寵溺道:「傻孩子,什麼時候跟舅舅這麼生分了。」

傻孩子??

唐覓滿臉的不自然,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

畢竟這具十七歲的身體里住着一個三十歲的靈魂。

被人突然這麼稱呼,她能習慣才怪。

見她臉色古怪,神色彆扭,蘇靖遠便又擔憂起來,緊張問道:「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沒…沒事。」

唐覓生怕被他看出自己不是真正的唐覓,立馬心虛的低下了頭。

「小姐,小姐你醒了,嗚嗚……」

就在此時,一個哭哭啼啼,大概十五歲左右的圓臉丫鬟跑了進來。

這聲音一傳入耳中,唐覓腦海里就立馬浮現了這人的名字和樣貌。

來人叫春黛。

是原主身邊唯一忠心的丫鬟。

長着一張圓臉,眼睛大大的,梳着雙丫髻,很是可愛。

春黛沖了進來,上上下下的將唐覓給檢查了好幾遍。

見她沒事這才忍不住哭唧唧道:「小姐你沒事吧,嗚嗚嗚嗚…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奴婢都要擔心死了

猜你喜歡